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醉風月-【169】美人之恩閲讀

Home / 遊戲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醉風月-【169】美人之恩閲讀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自此一场危机最终被化险为夷。
有惊无险是人生一大喜事,趁着心情好孙轶民向神女发起邀请约会,神女欣然应允,二人飞往“仙鹊桥”场景。
孙轶民趁热打铁,再度向神女邀功:“我帮你杀了李秋水了这个臭婆娘,解气吧?”
“嗯嗯!”神女欣然答道,“我早就想教训一下这臭女人,奈何没有能力。多谢你帮我报了这个仇。”
“为你服务是我的本分,不用谢!”孙道。此刻他似乎将所有功劳都揽到自己身上,忽略了依依等人的帮忙。
“嗯嗯,你最棒了!”神女夸耀让他甘之如饴。
此时孙轶民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对了,刚才杀了李秋水拿到500赏金,还是还给你吧。毕竟是你出的钱。”
“不用了,赏你的。你应得的。”神女爽然道。
孙轶民未做回应,却向对方发起了交易申请,并附言:“老规矩,把近期积存的药材都交给你。”
神女接受了申请。交易界面随之在屏幕展开。
孙轶民在己方交易栏摆上了一组组的药材,然后,在自己一侧的金币转账文本框输入了500金币。
“你还真给我钱啊?都说了赏你的。”神女问。
“先存你那里。”孙坚持。
“好吧!”神女道。
孙轶民此时突然想到了一点:应该多给她20金,让她更开心一些。
就这样定了,他将金币数额改成了520,然后锁定己方的交易栏,等待对方锁定交易栏。
并在队伍频道吩咐:“快点锁定,我好确认交易。”
神女不语,半天无反应。
孙轶民在队伍频道催促:“快点啊!”
对方不语。
约十秒钟后,孙轶民突然发觉神女一方的交易栏格子中出现了一个物品图标。
这图标看着眼熟,悬光标于其上定睛一看,赫然是那一把“抢来”的极品霸王7阶武器“醉花阴”。
一时惊愕问道:“这是做什么?”
“给你啊,明知故问。”神女故作淡然道。
“不行!这太贵重了,我怎么好意思收?”孙轶民慌忙推辞。却难掩心中突如其来的惊喜。
“我留着也没用。”神女道。说的好像这价值人民币数万的神器,在她眼里不值一文。又道:“再说了,那刑天不是威胁别人不许买吗?我估计也卖不出去。”
“可它毕竟价值数万啊!”孙轶民提醒道,“再说了,就算刑天威胁别人不许买,但你还是有办法卖出去的,他刑天哪有这么大的能?!”
“卖了钱做什么,当饭吃?还不如给你拿去装逼实在。”神女附带了一个憨笑表情。
“不不不……”孙轶民再三婉拒,尽管心里此时已经被激起了某种沉寂已久的渴望。
“不什么?”神女似乎有些不耐烦道,“我想过了,我当初借了你这么多金币一直没还上。而我又不充人民币,想来这笔钱,我这辈子是还不起了。既然这样,我就拿这个武器抵债吧!我算了下,向你借的金币折合一下人民币,和这武器的市场价差不多了。”
神女说着,锁定了己方的交易栏,并且点击了确定交易按钮。
交易只剩最后一步:当孙轶民点击了确认按钮,那么交易就可以完成了。
“啊!我借你的钱又不着急让你还的!你自己冒着危险拿到的武器,还是卖了自己花吧!这些钱你可以搞装备把自己打造成超级大神,或者卖成现金改善生活。我要不要这70武器都无所谓的!”孙轶民推却得有点言不由衷。
“别叽歪,快收下!等我后悔了,你可以就没机会了啊!”神女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催促他,一瞬间,他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
鉴于他对她倔强性格的了解,此刻他明白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恭敬不如从命。而且正如神女所说,可能真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犹豫了5秒后,果断点击了确认按钮。
系统提示:“你获得了物品【醉花阴】”
在这一瞬间,他受宠若惊欣喜若狂。
毕竟,能收到自己梦中女神的礼物,是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那就谢谢神女恩赐了!”孙轶民谢恩完毕,又道,“只是,我借你的那些金币折合人民币也就三万多点,而你这武器,价值五万以上,所以还是我占了便宜的。”
“哈哈,如果觉得你的金币不够还,你可以以后继续还。反正,你的药材都是往我这里送的。”神女笑道。
“也对,既然我拿了你的武器,之前借给你的那笔钱就算是首付,接下来,我继续给你打工采药还债。还一辈子。”孙轶民似乎一语双关。
“哈哈,可以!”神女爽朗的答应着,又道,“这阵子通过制药卖药,我存了75万多的金币。当然,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是属于你的。现在要不要转给你一些,用来给武器锻造+10?”
孙轶民婉拒:“暂时不用。我有了这武器,战力已经大幅提升了,不用着急锻造+10。况且锻造+10风险大,一旦失败就乐极生悲了。所以这些钱就暂时存你那里。当然,你要用钱的地方尽管用,不用问我。”
“行,那你快去把旧武器的锻造等级和镶嵌宝石都转到醉花阴去吧。”神女道。
“嗯嗯。”孙轶民答应着,便带着满怀的幸福与期待跑到了铁匠处。
他首先打开自己的角色属性面板看了下当前战力是287221。
然后拆下身上的“幽兰操”,点击铁匠选择“锻造等级转移”菜单。
在弹出界面中放入两把武器。
在点击确认按钮之前,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当前为毛坯状态的“醉花阴”的战斗属性如下:
名称:醉花阴 (金色字体标注)
适合职业:霸王;
等级要求:70;
物理攻击:12179
法术攻击:–
暴击值:12008
物理穿透:12557
法术穿透:–
致命:12000(灰色字体,表示未激活)
锻造等级:+0
……
除了基本属性,还有一处对这把武器来历的说明:“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孙轶民不解其意,懒得追究。
点击“转移”按钮,消耗一百金币,瞬间,这金色神器“醉花阴”具备了+9的锻造属性。
观其属性值如下:
名称:醉花阴 (金色字体标注)
适合职业:霸王;
等级要求:70;
物理攻击:24987
法术攻击:–
暴击值:24009
物理穿透:24453
法术穿透:–
致命:24000(灰色字体,表示未激活)
锻造等级:+9
而后将幽兰操上面的宝石悉数拆下安装到醉花阴上。然后将醉花阴装配到襄王身上。
武器的转移属性变为了“绑定”。意味着不可以在转移。
新款的长戟造型炫酷诡异,凌厉刀锋金光炫耀。
灿烂光华,在一瞬间令襄王的角色形象熠熠生辉,神采夺目。
一看角色属性,战力提升到了334876。
孙轶民望着这梦寐以求的神器,此刻恍若梦境,心中感慨万千。
他曾多少次渴望拥有如此神器,却因为它高昂的价格望而却步。
他做梦都不曾想到过,自己梦寐以求的绝世神兵,竟然以这种方式轻易的得手了。
而且,他也想到了一点:神女愿意将这价值连城的绝世神兵送给他,虽然以还债的名义,但似乎也表明她心中是喜欢他的。
所以,可以说这绝世神兵的到手,此刻给他带来了双重惊喜。
他甚至想象:当初神女为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抢这武器?或许就是为了他。
想到这,心中再次满溢幸福感。
他迫不及待的跑到了长安街头,开启了刺客exe,准备好好炫耀与试炼一番这一绝世神兵的锋芒。
醉花阴不愧为削铁如泥的神器,街头玩家轮番上场挑战,纷纷落败于襄王凌厉的连招和犀利刀锋之下。
这其中就包括刑天的小号禺彊。
此时襄王的战力已经超过禺彊了,拿下禺彊自然不在话下。
超棒的都市小說 醉風月 ptt-【169】美人之恩熱推
这全新造型的神器,也引发了路人好奇与艳羡,附近频道议论纷纷:
【守护小仙】:“襄王兄这神器是哪儿来的?”
【天使爱妃】:“自从那神女得了一把,最近世界频道没听说有新的出来呀!”
【龙啸江湖】:“这武器不就是那什么神女抢的吗?”
【浮华】:“没错,我认得属性一模一样。”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醉風月-【169】美人之恩展示
【夜-离忧】:“原来是给情郎用的,难怪拼了命也要抢。”
【小楼听春雨】:“真是奸夫音妇,狼狈为奸啊。”
【梨小岚】:“这刑天真够可怜的,被抢了武器,想花钱赎回来都不行,最后这神器还是到了别人手里。”
【似水流年】:“嘘……刑天小号在这里呢。”
……
“奸夫音妇”一词虽为贬义,但此刻在孙轶民听来却一点也不反感,反倒是使他心里像是喝了蜜一般的甜。
屏幕右下方闪现系统提醒:“你的好友【依依墟里烟】上线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醉風月 愛下-【150】叢林法則閲讀

Home / 遊戲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醉風月 愛下-【150】叢林法則閲讀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孙轶民正在修改代码,却收到了禺彊的私聊信息。
此时禺彊却似乎心中有些沮丧与不服气,向孙轶民提出了质疑:“我练习霸王操作有大半年了,敢说在这个服务器的操作技术已经算顶尖了,为什么还是被你打成这样子?”
“大神承让啊。”孙敷衍道。
“不是承让,我已经尽全力了,为什么还是打不过你?”禺彊追问。
孙轶民语塞片刻,回道:“那可能就是我练的比你多吧。”言下之意是“你比我笨”。
禺彊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质疑道:“你襄王这样的反应速度与精确度,似乎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你该不会是用什么什么外挂程序吧?”
孙轶民心里咯噔一声,惊讶于这刑天怎会有此一问,莫非自己的作弊手段被他看穿了。
他想了想,故作镇定的反问道:“什么是外挂?”
“就是有些计算机程序可以利用游戏的漏洞,实现角色的超出平常的能力。”禺彊道。
“呵呵,我不相信这世界存在这样的程序。”孙道。
“一般人是不能,可我听墨澜说你是程序员,你或许有这个能力?”禺彊一句话,让孙轶民脊背一凉。心中掠过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暗自庆幸当前隔着网络,否则自己这表情,可能被对方看穿。
他思忖良久,回应道:“我是程序员没错,这个世界存在无数的程序员,我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而且,这世界上有些程序员也玩游戏。如果按你的说法,是否只要是程序员,就能轻易破解游戏的漏洞?那这个游戏岂不就是早就倒闭了吗?”
“嗯……这倒也是。”禺彊停顿了一下,又道,“除非你是黑客一样的程序员。”
孙轶民暗叹一声:“猜的还挺准。”
回应道:“我的水平很一般,只是个屌丝了。最主要的是:众所周知,霸王职业虽然操作难度高,但是游戏设计者也赋予了它潜在的特殊能力。我只不过是将操作技艺练习到了极致,才发挥出了这个潜能。其实呢,你只要假以时日勤加练习,自然也是可以做到的。你暂时打不过我,只是火候未到罢了!”
“是吗,那我再练练……”禺彊似乎半信半疑。
“嗯。”
“那以后,还得请大舅子多多指点。”
“好说好说。”打发了禺彊,此时孙轶民心中有一丝隐忧,这禺彊居然怀疑到自己使用了辅助程序。
假如有一天,他的疑虑加深,甚至确定自己用外挂,那么他会不会也去想办法弄个外挂来对付自己?
虽然刑天自己不太可能是程序员,但他有的是钱,大可以可以花钱请人做。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可能性不大。
毕竟自己的程序是建立在掌握了游戏系统传送数据加密方式和密码的基础上。
这一点依托于黎允儿高超的黑客技术,一般人如若想要破解醉风月的传输密码,有相当的难度。
关于这方面的黑客技术,孙轶民自叹不如黎允儿。他打算有机会找黎允儿学学,方便以后自己操作,免得总要求助于别人。
这时候墨澜发来了私聊消息:“别打了,哥,他不可能是你对手的。我带你们去挖宝石矿去。你叫上神女一起。”
“好的。”孙欢快的答应道。墨澜自己不缺钱,平时都懒得去矿洞。所以已经有好长一阵子没带上他俩去挖矿了。
此时墨澜将他拉进了队伍,神女无心已经在队伍中了。
此外队伍中还有刑天本人。墨澜已经将队伍设置为亲友队伍属性。
孙轶民与神女以及墨澜很快到达了浮玉山矿洞中开始采集。
孙轶民陪着神女一边采集一边想:“这浮玉山明明是公共资源,可要来采矿赚钱还得经过刑天专门许可。虽然墨澜有空偶尔会带上他和神女来采矿,但这毕竟是偶尔。而他自己决不能想来就来。这终究让人不爽!”
想到这,他便私聊刑天道:“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大舅子有话直说。”刑天很客气。
孙轶民说道:“那我就直话直说了,你能不能把浮玉山矿洞开放,让全服所有人都有机会公平采集宝石矿?”
“大舅子是责怪我霸占公共资源,是么?”刑天没有正面回答,却反问。
“我看到的是你们森罗堂的人围堵了了矿洞的入口,对来人格杀勿论,使得全服大部分玩家都无法采矿。说实话我觉得这不合理。”孙直言不讳。
刑天附带了一个大笑表情,说道:“其实呢,游戏开发者设计浮玉山这样的开放性地图区域,其目的也就是让大家争夺宝藏。全服帮会群雄并列逐鹿中原,不正是游戏的乐趣所在么吗?
要是大家都互相谦让和平共处,那这游戏还有什么玩头呢。至于鹿死谁手,自然是看实力说话。这游戏模拟的正是现实世界弱肉强食准则。
我们森罗堂占据了矿洞采矿权,就正如我们森罗堂占据了天下第一大城池轩辕城一样,这凭的完全是实力。也符合游戏设计初衷。不是么?”
刑天一番长篇大论,令孙轶民不禁感慨,这家伙真还真是能说会道,把自己在游戏世界的霸凌行为美化成一种合情合理的竞争。
他略加思索,反驳道:“弱肉强食只是兽类遵循的丛林法则。人类文明与动物世界的本质区别,就在于我们的竞争是建立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
这公平正义表现为某种约定的规则。只有在规则约束的范围内展开竞争,才能达到共赢目的。
宝石矿是游戏世界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你们独占了宝石矿,别的玩家只能拼命打工或者花钱才能获得宝石。
这直接破坏了游戏世界的公平性,也降低了玩家的娱乐体验。所以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
刑天沉默良久,没有正面回应孙轶民的责难,却转而言他:“其实呢,大舅子和神女无心,大可以通过本帮的亲友组队带入,比如像今天这样由墨澜组件亲友队伍带你们来,你们就可以自由采集。如果你认识本帮其他的堂主,只要关系要好,他也能带你来。你要知道,只要进入了亲友队伍,即便在浮玉山这种开放地图,我帮人员也是无法攻击你们的。”
“这我知道。只是毕竟总要麻烦墨澜组队不太好。而且我觉的我能享有的采矿权也应该是全体玩家享有的。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能把矿洞开放给全服玩家。”
“大舅子见谅,”刑天婉拒道,“这个即便我答应你,我全服那么多大神兄弟也不答应啊。我要是这样做了,本帮福利迅速降低,最终人气丧尽,那么我花费无数金钱和心血建立的游戏霸业,岂不是毁于一旦了?”
刑天反将一军,令孙轶民一时语塞。一时半会儿不知如何反驳。
他感慨这刑天很聪明,巧妙的把自己在游戏世界霸凌行为的责任,推给了他的帮众。
刑天又说道,“我刚才也说了,按照游戏规则,只要其他帮派具备实力,夺取了轩辕城以及浮玉山矿洞,我们都无话可说。包括大舅子你,如果将来您建立一个大帮会,夺得浮玉山,我仍然敬你为大舅子,而不会与你反目成仇
。是吧,希望你对我也持相同的态度。”
孙想:看来刑天没有打算让步,这个话题也不必继续下去。
他换了一个话题,开始关心起墨澜来。
他说道:“行吧,那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不过,既然你叫我一声舅子,那我就自居其位,以这个身份跟你聊点别的。”
“洗耳恭听。”刑天道。
“你和墨澜,只是在游戏世界逢场作戏呢,还是真对她有意思。”孙轶民开门见山问道。
“我喜欢她是认真的。”刑天秒回。
“听说你见过墨澜了。”孙问。
“嗯。”
“长得不漂亮,对吧?”
“嗯,算不上漂亮。”刑天道。
“但凡如你这种有钱人,身边肯定不缺漂亮女孩,是吧?既然如此,为何单独对墨澜心动?”孙问。
“我年纪大了,跟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你说的那些漂亮女孩我见得多了,她们大多只是看中我的金钱,而我却不太喜欢这种拜金的女子。唯独从墨澜身上,我看到了一种朴实与纯真,这正是我所喜欢的。”
“是吗?难道你不是想占她便宜?”孙轶民此话暗指刑天之前见面时对墨澜提出的非分要求。
“我承认,我对她曾提起过一些越界的要求,这是我不对。”刑天坦白道,“但是我正是因为喜欢他,才一时冲动在言语上冒犯了她。”
“你年纪应该不下了吧?”孙问。
“快50了。”
“既然这样,必定有家庭。对吧?”
“有。”
“那你有什么资格去喜欢墨澜,甚至对她蠢蠢欲动?”孙轶民毫不客气的质问,语带锋芒。
“我结发妻子在十年前病故了。现在我属于一直单身。”
“真的?”
“如果有必要,我愿意向墨澜证明这一点。”刑天道。
“就算这样,墨澜好像对你没有什么想法吧?”孙道。
“我知道,毕竟我的年纪和外貌不符合她的要求,但我还是希望她能给我一个机会。”刑天道。
“什么机会,你让她这么年轻一个姑娘给你一个糟老头子做女朋友?就因为游戏中你给了她花钱弄了点装备?你当她什么?”孙语带讥讽诘责。
“不只是做女朋友。如果以后有可能,我想娶她。”刑天一句话,让孙轶民颇为意外。
他问道:“你真觉得为了墨澜这么一个平凡的姑娘值得这么做?”
“值得。”刑天毫不犹豫的秒回。
“好吧,”孙轶民半信半疑,不置可否。通过今天的对话,他证实了上次墨澜向他透露的情况。如此看来,难道这刑天真的对墨澜动情?
刑天沉默。
一阵冷场后,孙说道:“我今天如此责问,刑天大神不会因此生我气吧?”
“一点也不介意。”刑天道,“你是大舅子,关切自己的妹妹天经地义。”
“那就好。”
一个话题大致到此为止。
此时,刑天在队伍频道提议:“这会儿挺无聊,不如我带你们去刷涿鹿吧!”
“可以啊。”墨澜道,“神女妹妹的武器锻造提升到+9,可以独当一面了。这一次我就不去了,你们再组个其他打手去。”
墨澜说着退出了队伍。
刑天又拉了三个人进入队伍:燃烧的奢望,李秋水,还有李铁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