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從木葉開始逃亡笔趣-第二十二章 須佐能乎(三)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品都市异能 從木葉開始逃亡笔趣-第二十二章 須佐能乎(三)閲讀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压抑如汹涌浪涛般漫上阿飞和白绝的心头,两人在一旁一言不发,但紧绷起来的神经,可以看得出他们的紧张与慌乱。
毕竟眼前的事情发生太快,事情的转折也超过了他们预想的那般,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原来如此,之前的战斗,是故意的吗?”
阿飞仿佛间明白了什么。
他并非是脑子愚钝之人,虽然常常做出出乎人预料之举,但也有很强的思考能力。
也许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局势演变成这样,阿飞便明白,之前的战斗,不过是琉璃给他们设置的一个陷阱而已。
并非只是凭借一身蛮力,遵从于力量主义,在战斗和剿灭战上,依旧有着优秀的布局能力。
“这个时候明白已经太晚了。那里面是什么?”
琉璃将目光放在前方的黑暗中,微微眯起了眼睛。
来到这里之后,她就感觉正前黑暗中有一股很是诡异的氛围包围住这里。
若有若无的,还能够听到一道微弱的喘息声。
“等等!”
阿飞打算上前阻拦,然后琉璃比他更快一步,用瞬身术离开原地。
阿飞连忙转头去看,琉璃已经立于黑暗中,用她那双三勾玉写轮眼打量着里面的事物。
巨大的怪物阴影,材质应该是木头制成的,但是查克拉给琉璃的感觉非常冰冷,还有一种犹如深陷泥潭般的窒息。
在怪物的前方,有一道人影在那里轻微呼吸着。
从喘息的频率和声音来看,这个人的状态非常不好,身体虚弱到连走路都成问题了吧。
琉璃继续向前迈步,朝着声音的源头漫步走去。
每一个脚步声都非常清晰。
最终,在声源的位置停下。
一名苍老无比,满脸皱纹的老者坐倒在巨大阴影的前方,低着头喘气,表现出异常虚弱的状态。
满头的白白长发披散下来,手掌干枯如柴。
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灰蓝色衣服,边角位置有破损的痕迹。
在他穿着的衣服上,琉璃看到了宇智波的团扇标记。
“宇智波的族人吗?但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狼狈的状态。你究竟是谁?”
琉璃不清楚这名老者的身份,但是苍老到这个地步,连走路估计都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老者听完琉璃的叙述,慢慢抬起头,露出与琉璃同样的三勾玉写轮眼。
嘴唇干瘪,脸上刻画着一道道皱纹,粗糙像是树木的老皮。
“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家族这么多年,宇智波还能诞生你这样的优秀忍者……”
他这句话像是在感慨,似乎是在怀念什么。
琉璃凝视着老人的这张脸,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
尽管衰老的不成样子,但依稀可以感觉到,这张面孔,她过去是看到过的宇智波族人。
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宇智波现有的退休长老之中,并没有这位老者在列才对。
紧接着,琉璃目光向旁边瞥去,看到了一件奇怪的长柄武器。
说是武器也不准确,在一般人眼里,这根本不像是武器,可在琉璃眼里,这确实是宇智波一族中记录着的一把武器。
而且还是失传已久的武器。
琉璃弯下腰,无视了老人的自言自语,把那件兵器捡起,放在手中仔细端详了一阵。
份量不算轻,是一种团扇武器,团扇上刻印着勾玉的图案。
长柄的另一端连接着铁链,铁链那一端是锋利的长柄镰刀。
“这是宇智波的焰团扇,怎么会在你手里?”
自从当年的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与千手柱间一战败亡后,这件属于宇智波的标志性武器,就已经失踪不见。
琉璃本以为这件武器,在宇智波斑战败后,就被千手一系的族人隐藏起来,不打算交还给宇智波一族。但是琉璃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把带有传说性质的宇智波神器。
“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老者深深望了琉璃一眼,表情应该算得上从容吧,坦然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琉璃拿着焰团扇沉默了下来。
“斑大人!”
阿飞在那里焦急喊叫。
“够了,阿飞。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斑这样说道。
琉璃看了自称‘斑’的老人一眼,便微微扬起手中的焰团扇,开口说道:
“这件武器很不错,以后它就归我了。反正看你的样子,也应该舞不动了吧?”
“……”
斑默然不语。
确如琉璃所言,他现在的状态,早已经拿不动武器战斗了。
猛地,地面发出裂开的声响,几名白绝从不同方位钻了出来,向着琉璃进攻。
琉璃想也不想转动手臂,与焰团扇连接的镰刀快速挥了出去,斩开空气。
白绝的脑袋咕噜噜滚了下来,倒在了斑的面前。
斑至始至终都没有眨动眼睛,神情也没有变化,只是淡然看着这些白绝赴死。
琉璃用手指弹了弹镰刀的刀锋部位,发出轻微的震鸣,显得无比锋利。
对这件新到手的武器琉璃很是满意。
上次和三代火影战斗时,就是因为没有趁手的兵器,才显得有点劣势。
毕竟羽火这个‘盾牌’也只能用来当几次而已。
如今有了这把焰团扇,想来遇到那只金刚不坏的猿猴,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缩手缩脚了。
“好了,可以来继续商谈我们的事情了。”
琉璃转回视线。
“……你是在质疑我的身份吗?”
斑这样问道。
“不,只是没有必要惊讶。如果你不是宇智波斑,那你也只是借助‘斑’这个名号行事的老鼠罢了。但假如你真的是那个宇智波斑,但很抱歉,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你的舞台了。属于你和初代千手柱间君临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
琉璃用自己的写轮眼盯着斑,认真说出这句话。
“是吗?”
斑并未动怒,反而欣赏琉璃这样富有野心的后辈。
和自己很像,对于力量的渴望。
不过想想斑也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是宇智波族人的通病。
能力越强的人,自然要去追逐更强的力量。
追逐写轮眼之上的终极之力。
“虽然我和柱间时代过去了,但这个时代却依旧停留在曾经。并且是绝对无法斩断掉的连锁。而我……想要斩断这个世界的一切因果……”
斑低声话语。
“斩断世界的因果?这就是你苟延残喘,也要活下来的理由?”
琉璃的刺耳言语,并未扰乱斑的内心。
斑继续低语:“开启写轮眼,把瞳力锻炼至此的你,应该深刻明白一件事吧。苦闷,失意,悲痛,仇恨……这是一个被诅咒的世界。无论过去人类拥有怎样的幸福,最终一生都会徘徊在懊恼与痛苦之中。这种连锁的‘漩涡’,任何人都不可能逃离。”
“……”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也是现实所引发的矛盾。胜利者支配一切,失败者失去所有。这种因果无法被分割。”
“……”
“而我要斩断这样的因果,改变这可悲的世……你干什么?”
斑说到这里,陡然而止,只看到琉璃朝自己身边走来。
琉璃没有回答,把手伸到斑的背后。
啪。
有什么东西扯断了。
“呃呃呃……”
似乎无法喘过气的样子,斑的表情忽然痛苦起来,像是溺死在水中似的,呼吸艰难,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口里传来。
但听在琉璃的耳里,已经无法连成一句完整的话。
斑低下头,双手无力垂下,背靠着黑暗中的事物,眼球深陷,双目无神,呼吸也逐渐消失。
“斑、斑、斑大人……死了……”
阿飞和剩下的白绝露出震惊之色。
在他们眼中敬若神明的斑,就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了。
还是死在了自己一族的后辈手中。
这滑稽性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有点令他们难以置信。
“你杀了他?”
阿飞语气颤抖。
他不敢相信琉璃就这样轻易杀死了斑。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这个老头子太啰嗦了,叽叽歪歪不知道在说什么。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长篇大论对我说教。”
琉璃皱起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她虽然不知道斑刚才要说什么,但却明白如果让他继续说下去,会浪费很多时间。
而她本人也对那种富有人生哲理的说教毫无兴趣。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琉璃用红色的眼睛扫视阿飞和白绝。
阿飞和白绝这才明白自己这边的处境是什么了,背后通灵忍猫羽火阻断了他们的后路,对他们龇牙咧嘴,眼神凶狠。
就在琉璃打算动手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无比阴冷的气息。
琉璃心中一惊,转过身的时候,发现斑的尸体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狰狞可怕的巨大怪物在黑暗中涌动,发出某种怪异尖锐的声音。
这一瞬间,琉璃感受到了来自灵魂上的颤栗感。
琉璃警惕的后退。
“琉璃大人?那是……”
羽火似乎也吓了一大跳,有种电流窜遍全身的感觉,身体炸毛起来。
“不,我并不清楚。”
琉璃凝视前方,有点犹豫不决。
脚步声传来。
人影从黑暗中走出。
苍老的身躯,枯白的长发。
已经化为苍白色彩的写轮眼,面目大变的斑映入眼中,琉璃有点吃惊。
“虽然用点小花招拖延了一点时间,但总算是赶上了啊……”
斑这样说着,嗓音仍是苍老,却不似之前那样虚弱。
“你为什么没死?”
琉璃无法理解斑为什么没死。
刚才那一下,他的生命机能应该已经停止了才对。
斑皱巴巴的老脸上叹息了起来,仿佛在为什么而深深苦恼着。
“老实说,我并不想用这种禁术,但有时候,这个禁术运用起来也挺方便的。你不知道这招禁术的存在,也算是给了我可趁之机吧。”
斑把干瘦的手指伸向变白的写轮眼,吧唧一声扣取下来,随后从口袋里又重新取出一个玻璃瓶,里面浸泡着一只新的写轮眼,重新安装上去。
鲜活的写轮眼开始转动。
“禁术?”
琉璃挑着眉头。
“是伊邪纳岐吧。”
阿飞跳到斑的身旁,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大口气说道:“真是吓死人了,斑大人,我还以为您真的死掉了呢。啊,不对,是真的死掉了,然后又用伊邪纳岐之术复活了吧。”
阿飞似乎明白了斑的打算。
主要是斑之前那副虚弱的状态,太过于深入人心了,连他这个心腹都骗过去了。
甚至连自己的专属神器,被琉璃拿走,都无动于衷。
现在来看,那可能也是故意放在那里,用来拖延时间准备的道具。
毕竟那把武器,对于宇智波一族的忍者来说,意义重大。
他料定看到那把武器,琉璃肯定会占为己有。
“伊邪纳岐?”
“可以把术者受到的任何伤害转换为梦境,是自由转换梦境与现实的禁术。即使在宇智波一族中,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以及学习的究极瞳术。虽然代价是一只写轮眼永远失明。”
阿飞得意笑了起来。
“阿飞,你废话太多了。”
斑不满意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这些白痴,他今天也不会这么狼狈,甚至比当年的终结之谷装死,还要狼狈不堪。
为了拖延时间,他连自己的专属武器,都心疼扔了出来,就是为了吸引琉璃的注意力,让他有更多的准备时间。
阿飞讪讪一笑,站在斑的身后,身体猛地张开,露出里面的空洞部分,把斑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只写轮眼在外面。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还是让你这个后辈见识一下吧。知晓自身的无力,还有那可悲的渺小。以及,宇智波真正的力量名为何物!”
包裹在阿飞躯体中的斑,三勾玉写轮眼释放出可怕的瞳力,光芒似鲜血绽放。
庞大的查克拉以肉眼可见的实质状态爆发出来。
“琉璃大人!”
羽火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
空气中的冰冷,仿佛能够冻结一切似的,让所有的事物在这片空间内静止凝固。
琉璃身体僵硬了一下,有如失去魂魄般的忘记了呼吸,光是杀气就让她难以动弹,这就是宇智波斑的力量吗?
没有犹豫,琉璃直接带着羽火向后撤退。
斑立于原地,没有去追捕。
一切的挣扎都是毫无意义。
“现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所追求的,不过是在被现实所积累起来的苦痛折磨,我来替你从这个无奈的世界解脱束缚。”
蓝色的查克拉巨人屹立起来,但由于溶洞的空间有限,只能半蹲在这里。
然而只是如此,那伟岸如神灵的身躯,阿飞使用的木人与木龙,在这股力量面前,也显得极为渺小。
查克拉巨人拔出腰间的蓝色查克拉长刀。
绽放出来的蓝色花光,也映照在了琉璃的脸上。
一刀而起,一刀而终。
溶洞开始崩塌,眼前的一切都被岩石掩埋,一道深长的剑痕,延伸向尽头一样,洞穿了整个山脉,也波及到了外面的森林。
红色的查克拉碎片残留下来,飞散在斑的写轮眼面前。
“须佐能乎?”
斑收回了自己的须佐能乎,阿飞也躺尸在地上,身体变成了灰白,仿佛灵魂离体一样。
那一瞬间,他全身的查克拉和生命力,都快被斑抽干了。
斑捡起这块红色的查克拉碎片,在手中再次崩裂,化为红色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这就是阿飞想要带回来的重要情报吗?不过,这应该不是须佐能乎,是仙术查克拉凝聚出来的相似产物罢了。很有想法的小丫头。”
斑说完这句话,突然咳嗽起来,慢吞吞走回黑暗中。

熱門連載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起點-第十九章 思量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熱門連載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起點-第十九章 思量閲讀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透过44号训练场的铁丝网看过去,可以看到雇佣而来的大量木工在死亡森林之中整修土地与树木。
因为几月之前的那场战斗,受到最严重灾害的便是死亡森林。
大型通灵兽的破坏力,以及大量豪华忍术的洗礼,都是造成死亡森林至今都没有恢复过来的重大原因。
光是从外面望去,就可以联想到那晚战斗的激烈程度。
仿佛陨石坠落般形成的洞坑,数里范围的树木被拔地而起,荡涤一空,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荒地。
就目前而言,木叶投入到修补死亡森林中的资金,是一笔对常人来说的天文数字,动用的人力与物力,也是不可能轻描淡写揭过的事情。
卡卡西在44号训练场的某块边缘地区独自一人修行,为了达到某个目的,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进入水门小队,老实说,对他的实力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提升。
他未来的道路,经过某个男人的准备,早已经确定好了。
无论是中忍时期,还是达到上忍级之后,亦或者是更加遥远的层次,都已经做好了完整有序的规划。
而他不过是按照那个男人给他的建议,一路走下去即可。
因此,进入水门小队无法提升太大的实力,这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的实力成长,用普通的方法是无法带来什么突破的。
哪怕是拥有时空忍术的波风水门也同样如此。
卡卡西坐在木桩前面,背部对着木桩,就这样平静的坐在地面上,双腿上平放着已经出鞘的白牙短刀,进行所谓的‘人刀合一’境界,并且以这种状态感受着大自然的孕育出来的气息。
良久之后,他从地上缓缓站起,手里握紧白牙短刀,在短刀上,已经不知何时附着一层淡蓝色的微光,看上去极不起眼。
那是雷属性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体现。
白牙短刀具有极为强大的性质变化查克拉吸附效果,自己的雷遁,在于力量和速度,也就是突刺。
一旦出鞘,那必定是以雷霆一般的速度,把敌人斩杀殆尽。
随即,他挥动手里的白牙短刀,转身对着身后的木桩一划。
白牙短刀从木桩上穿过,却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似乎刚才的挥刀只是错觉一样。
但仔细看的话,依旧能够看到有细如发丝的切口出现,还有少许的木屑溅洒。
“又失败了吗?”
要怎么样做到刀刃划过,不留下切口的痕迹,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这就是眼下卡卡西要达到的训练目标。
为了把雷属性的查克拉性质变化完美驾驭住,这是必须完成的练习。
但目前来看,他在这方面的训练效果,远达不到令他满意的程度。
“卡卡西,你在这里吗?要出发……”
背后传来了声音,卡卡西毫不犹豫举起白牙短刀,对着身后之人开始进攻。
结果只是砍中了空气,背后之人早已用瞬身术提前闪避开来。
“现在可不是实战演习的时候哦,卡卡西。”
水门站在卡卡西的背后,用手轻拍他的肩膀,对他微微笑道。
“我只是很好奇水门老师的速度有多快。”
“那么,让你满意了吗?”
“差距还很大。”
完全没有注意到水门的移动痕迹,时空忍术?不,刚才那应该只是瞬身术造成的技巧。
对他这个级别的,还不需要用到时空忍术的程度。如果真是那样,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以你的年龄就有这么强的实力,已经十分难得了。”
水门安慰他。
天才难免会有点心高气傲,这一点水门十分明白。
用普通方法,是无法让卡卡西这样的天才顺从的,偶然暴露一下自己的实力,也有利于队伍的凝聚力,让卡卡西产生认同感,之后才能慢慢影响到他。
卡卡西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把白牙短刀放回刀鞘中,跟着水门离开44号训练场,向木叶大门口开始集合。
“水门老师,这次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A级任务。”
水门叹了口气。
“?”
卡卡西有点迷惑。
倒不是他畏惧A级任务的难度,他毕业至今,任务生涯中,遇到A级任务,也不下十来次了。
虽说A级任务难度很大,但对他来说,也不是无法完成的程度。
他疑惑的是,队伍里还有两个差不多纯新人的存在。
带土和琳。
尽管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磨合,但执行的大都是D级和C级任务,连B级任务都没有接触过,陡然一下子要执行A级任务,有点无法理解。
“前线吃紧,前一阵子,村子又派遣了一支部队支援过去了。除了必须留守村子的忍者,还能够接受外出任务调配的小队,村子里已经越来越少。否则这种任务,怎么也不可能摊在我们小队身上。”
水门解释道。
卡卡西听明白了,简单来说,人手略有不足,哪怕是纯新人小队,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悠哉行动了。
毕竟几个月前的那场内部动乱,木叶的上忍数量一下子锐减了不少。
人员调动方面,自然会做出相对应的改变。
“而且……”
“而且?”
“没什么。”
水门脸上心事重重,明显是在为某件事烦心着。
雷之国的云隐迹象可疑,很可能针对木叶不利。
之前的上忍会议,火影向他们透露一个信息,如果云隐也介入木叶这边的战场,作为三代火影的日斩,会亲自上阵,阻拦云隐的三代雷影。
到时候,村子的力量会变得更加空虚。
木叶投入到岩隐和砂隐的战场兵力,已经接近一半,而砂隐与岩隐的兵力,还未全部压上,三代风影虽然失踪,给予了木叶一个很好的讯号。
但岩隐的那位三代土影,人称‘两天秤’的血继淘汰尘遁忍者,还未在战场上出现,但这位三代土影的威慑力,比之尾兽也不遑多让。
在木叶村的大门处,琳已经在这里等待,唯独没有见到带土的身影。
不用说,肯定又是迷失在拯救失足老奶奶的道路上了。
直到快要到出发时间的时候,带土才姗姗来迟,气喘吁吁站在三人面前。
“每次都是最后才到,就不能把你的爱心晚一点再施舍给那些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老奶奶吗?”
卡卡西用死鱼眼盯着带土。
“好了,卡卡西,不要这样说带土,只要没迟到就行了。”
水门替带土解了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带土还是对卡卡西冷哼了一声,臭着脸站到了一旁,表示不想和他站在一处位置。
小队四人开始踏上执行任务的道路,在木叶外的巨大森林里赶路。
“水门老师,这次我们执行的A级任务内容是什么?”
带土很是激动的问道。
要知道,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执行高难度的A级任务,很有纪念意义。
再说,他现在已经开始执行A级任务了,S级任务也不会太遥远了。
成为中忍,上忍,然后是火影,再然后就是,嘿嘿……
想到什么,带土连忙咳嗽了一声,装作正经的样子。
“在沿海地区阻截敌人。”
“沿海?”
“其中的具体原因很复杂,等到了就知道了。”
水门说完,带土也就不问了。
“不过,就我们四人真的够吗?”
卡卡西问道。
他不像带土那样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A级任务之中,肯定会碰到与水门同等级的上忍级忍者,数量可能也不止一个。
“放心吧,有其余小队一起配合。而且碰到上忍,我会优先处理掉的。”
水门眼神认真起来。
还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卡卡西心中暗道。
但也明白,水门也这样的底气说出这番话。
神出鬼没的时空忍术,对于没有应对手段的忍者来说,无论是下忍还是上忍,反应不过来都只有一个下场——死亡。

沿海的峡谷之中,伴随着鸟啼般的声响,电光照耀了眼前的一切。
随后,轰雷一般的爆响,直接把峡谷最上方的岩壁爆炸开来,分散成无数的巨大石块朝着下方的道路坠落。
在下方的敌人突然一下子自乱阵脚起来,开始闪躲从上空坠落的巨大石块。
要是被砸中一下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看到自己用忍术造成的岩石坠落攻击,已经打乱了敌人的阵脚,卡卡西立即拔出背后的白牙短刀,开始把雷属性查克拉输入刀刃之中,让刀刃的表层附着一层淡蓝色的微光,以及有细如发丝的闪电,在微光上缠绕。
卡卡西的眼眸中也倒映着如同电光般的蓝色,与他年幼身躯不相匹配的强大实力,给予了敌人沉重无比的压迫感。
“那把刀是——”
敌人似乎认出了那把具有传说之名的短刀,实在是太过响亮,因此不得不认出那把刀的来历。
然而他刚把这句话说完,他的胸口已经被刀刃划开,伴随着妖娆的鲜红,战斗已经开始了。
“火遁·豪火球之术!”
从口中吐出的是直径一米的火球,这已经是带土全力释放出来的最强忍术。
本以为可以把敌人消灭,然而敌人直接以瞬身术躲开火球,之后还能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带土,对着他狰狞一笑,准备用苦无了结他的生命。
带有细密电流的刀刃穿透空气,从这名敌人的脖颈侧面刺入,然后从另一边突刺出来。
敌人身体干脆倒了下去,卡卡西用倒吊起来的死鱼眼盯了带土一眼,虽然无声,但就像是在嘲讽他的弱小一样。
解决掉这个敌人,卡卡西的脚步并未停留下来,而是去寻找剩余的敌人进攻,尽早把敌人歼灭在此处。
带土不甘心看着卡卡西在战斗中大放异彩,那是自己现今,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达到的厉害实力。
为什么身为同龄人,实力会差距如此巨大呢?
带土只好咬着牙继续战斗。
回去之后决定要更加刻苦的训练自己。
对于A级任务的期待性也降低。
现实让他明白,A级任务所面对的敌人,可以轻易夺走他的小命。
战斗历时三分二十一秒结束,歼灭敌人一十七名,其中上忍一名,中忍十一名。
这其中可能也有水门想要锻炼卡卡西三人的原因,所以多用了一点时间。
然而这不过是属于卡卡西的独角戏罢了,独自一人解决了所有敌人中的下忍,还有六名中忍,而且战斗之后,还保留了足够的体力,能够随时应付下一场突来的战斗。
战斗经验也很丰富,以最小的力气把敌人杀死,体力与查克拉规划,就算是一些上忍,也不一定有他做得好。
这让水门越加理解,为什么三代火影会如此重视卡卡西的原因了。
在忍者上的天赋,用天才两个字来比喻,都显得是贬低他的天分。
尤其是卡卡西还会利用空余时间,不断修炼,强大自己的实力,不浪费一点一滴时间。
超越他的父亲木叶白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卡卡西,你刚才用的那个忍术是?”
水门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
在战斗一开始,他看到卡卡西手掌上汇聚起来的实质化雷电,发出来宛如鸟啼般的鸣叫声,的确是让人吃了一惊。
以水门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来,那是一种极其高深的雷遁忍术。
“是我自创的雷遁之术,名字是千鸟,但现在术式还没有完善,否则的话,威力还可以提升很多。”
卡卡西并未隐瞒,大方说出那个忍术的名称与来源。
琳用崇拜的目光看向卡卡西。
但由于这种目光,让带土更加吃味。
“这样啊,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完善起来的那个术,应该会是A等级的高强忍术。”
水门露出钦佩之色。
在忍术方面,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对卡卡西提点什么。
卡卡西是已经差不多走出自己道路的忍者,如果自己多加干涉,反而会限制他的成长与创造力。
自己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给他解答疑惑即可,不能过多干涉他的想法。
但是……以卡卡西的悟性,似乎给他解答疑惑,这种事好像也没有多大必要。
水门暗自郁闷起来,教导天才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对于卡卡西自创忍术这件事,水门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卡卡西的天赋摆在这里,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惊人举动,都不过是情理之中的必然吧。
“不就是A级忍术嘛,我以后也会创造出来的!等着瞧吧,卡卡西!”
带土不服气的说道。
水门笑了笑,摸着带土的脑袋,算是鼓励他。
“那得等你戒掉那些失足老奶奶的诱惑之后,你才能有足够的时间的修炼了。总之,你好好加油吧。”
卡卡西抓住带土的痛脚不放。
琳偷笑了起来。
水门也是忍俊不禁。
“琳,水门老师,怎么你们也在笑啊?帮助老奶奶难道很奇怪吗?”
只有带土一人在那里气得跳脚。
“不,带土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比起忍术来说,拥有爱心的品质,才是真正难得可贵的精神。而带土你有这种比忍术更加宝贵的爱心。”
水门止住笑意,在带土身上,他看到了这些珍贵的优秀品质。
无论何时,只要保持住这份爱意,他相信带土以后也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独当一面人物。
琳也是点头,对带土表示鼓励。
卡卡西用死鱼眼看向带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
毕竟老奶奶对带土的诱惑是无穷大的啊。
卡卡西接着把目光不经意转向了某个位置,虽然距离有点远,但卡卡西知道,自己这边正在被默默注视着。
又多了几个监视的家伙。暴露一部分实力,隐藏一部分实力,给敌人造成掌握全局的错觉,然后给予致命一击,是这样的对策没错吧。心里暗暗说道。
他也有点怀疑,带土是否有成为诱饵的能力。
不过保护好带土,也是任务之一。
这种天真喜欢幻想的家伙,在宇智波一族,可是一个稀有品种。

“五大国都有在监视吗?”
得到这个消息的白石,立即皱起了眉头。
名为白绝的生物,原来不只是在监视木叶,连云隐,雾隐,砂隐,岩隐,这四个村子都在监视。
之前没有发现,只因为白石没有注意到这个神秘势力的监视力度,会这么庞大。
但也不能就此确定,这是那些人的主要目的。
也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踪迹,所以故意做出来的障眼法,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分散他这边的力量。
可是另一方面,白石也在怀疑,这件事是真实的。
监视五大国,是这个神秘势力,一直都在做的事情。
白绝来自于神树,神树又是十尾,十尾则是九个尾兽的集合体。
目前九大尾兽除了七尾分配在泷之国的泷隐忍者村,其余八只尾兽,都分别在五大国的忍者村手上。
木叶的九尾。
云隐的二尾与八尾。
岩隐的四尾与五尾。
雾隐的三尾与六尾。
砂隐的一尾。
若是他们监视五大国忍村的目的,是为了重新收集尾兽,复活神树十尾,那么,监视五大国也就有了借口。
但这个神秘势力,战力一定紧缺,否则就不是监视,而是直接掠夺各大忍村的尾兽了。
因此,这个神秘势力的总体战斗力,无法和五大国的忍村正面较量。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只要不是与五大国等级的忍村战力碰撞,白石还是有获胜信心的。
虽然他这边战力也同样不足,但那也只是中层与底层人员的缺少,在顶尖战斗力上,白石觉得自己这边,还是有一定底蕴的。
至少攻占小国的忍者村,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问题是如何把这个神秘势力从暗处逼迫出来,以雷霆般的速度对他们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对方一直这样缩着头的话,白石也不能一直这样把精力分散在这种事情上。
还是应该找个恰当的时间,把暗中之敌清除掉。
“宇智波带土……”
白石呢喃这个名字。
回想起带土那张蠢的可以的天真脸庞,嘴角也是不禁露出了笑容。
那家伙,估计在木叶每天都是在和老奶奶纠缠在一块儿吧。
这个有趣的小子。
“强烈的爱转化为负面情绪,是刺激宇智波一族忍者写轮眼快速成长的最核心因素,之后宇智波一族的忍者,性格也会进行一定程度的扭曲,堕入黑暗,以无比悲观和偏激的思维角度对待世界……”
白石露出思考之色。
“对带土这个小子制定计划的人,一定是对宇智波非常了解的人,甚至很可能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
可是琉璃说过,在这之前,有明确离开木叶记录的,只有当年的宇智波斑一人。
而且宇智波斑已经确定死亡,在终结之谷与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战败而亡,这是得到忍界公认的事实,可信度极高。
若是这样,还会是谁呢?
毕竟如此了解写轮眼变化的人,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概率很大。
“话又说回来,盯上带土的写轮眼,之后又要让他做什么呢?”
还不如直接去找宇智波一族的上忍偷袭,挖取那些宇智波上忍的三勾玉写轮眼。
带土的写轮眼成长之后,只是三勾玉写轮眼的话,这样做纯属浪费时间。
那么,是为了让带土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
关于万花筒写轮眼如何开启,白石并不算特别了解。
方法也是多种多样。
目睹挚爱之人在眼前死掉,也是一种未知开眼的有力假设。
如果有对带土来说的最重要之人,白石脑中只能想到一个人——野原琳。
“总之,眼下的情报不足,先去引蛇出洞一下吧,尽可能试探出这些人的底牌。”
之前自己让土将军和水龙神去试探,经过这么长时间,敌人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是自己在幕后推动这件事。
木叶那里肯定有自己的部分记录,以及土将军等一众分身的信息,而神秘势力的幕后之人,对木叶监视力度很强,现在很可能已经知晓了什么。
“说起来,琉璃最近总是说自己手痒,想要找个人测试自己的力量如何,给她找点活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