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瘋狂心理師討論-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沒說要來醫院啊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小說 瘋狂心理師討論-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沒說要來醫院啊相伴

瘋狂心理師
小說推薦瘋狂心理師疯狂心理师
三十分钟后,洛杨的车停在了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的停车场内。
朱小明这才明白自己似乎是中了洛杨的套。
狱警套路前狱警,朱小明心里十分诚恳地想送上一句,“好家伙。”
洛杨却是淡定从容地说:“我啊,来找这边的副院长有点事,一会忙完就去沐春医生那里讨杯咖啡喝喝,花园桥身心科的咖啡啊,味道特别好。”
洛杨一脸沉浸的样子,朱小明忍不住问,“有多好喝?”
“比星巴克什么的好喝多了,主要是咖啡豆比较优质,话说回来,我也不懂,我也是听说。”
朱小明眉头微微一皱,心想,洛杨真是越来越会套路了。
“别愁眉苦脸了,小明哥,你想想啊,这医院的身心科,挂号费多少钱?”
“一角。”
“咖啡和茶是不是免费?”
“的……的确。”
朱小明顺着洛杨的问题回答着。
洛杨越问越兴趣盎然。
“对吧,一角钱,听你说话,帮你解答人生难题,想你所想,忧你所忧,只要一角钱,哪里还有这么好的事。”
“也……有”朱小明打算倔强一下,不能任由洛杨一个人说的痛快,让他牵着鼻子走。
“哪?”洛杨不屑地问。
“监狱吧,你不是一分钱不收也要听服刑者说话吗?”
朱小明这么一怼,洛杨还真是不知道如何辩解。
“你不会怪我故意带你来这里吧,一想到那什么社交障碍,我就觉得小明个你可千万不能继续障碍下去了,社交障碍也不算什么小问题啊。”
懒得听洛杨唠叨的朱小明打开车门,径自往门诊大厅走去,因为没有带医保卡,自然是无法挂号,好在经过护士台时就被刘田田装个正着。
“这不是……不笑男嘛。”
“不笑男?”朱小明忍不住咳嗽一声。
没错,无伤大雅的玩笑,他心里应该是不悦才对的,但不知为何,他竟然有几分喜欢这个绰号。
“那个……我今天没有带医保卡。”
“没关系,五楼可以不用医保卡。”
“不用?”
刘田田耐心解释道:“你既然是身心科的病人忘带医保卡也是正常的。”
朱小明:身心科很多人不带医保卡吗?
既然来了,朱小明也不想空手而归,要是能改变一些现状,也是好的。
整天独来独往,在办公室也不和别人说话,久而久之,几乎快要遗忘怎么说话了。
如果每个人都和洛杨一样,也许他的生活会变得阳光明媚一些,但是洛杨只有一个,他身边的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我,觉得他面目可憎或是可怕吧。
既然改变不了别人的看法我,改变自己总还是可以努力的。
医院也是我自己主动来的啊!
朱小明鼓励自己一定要带着相信医生能够帮助自己的心情去五楼。
和平时一样,他选择楼梯而不是电梯,因为楼梯能减少与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电梯箱那样的环境太过闭塞,一旦和其他人靠的太近,朱小明自己也会不舒服。
来到五楼,洛杨和一位医生正在说话,朱小明停下脚步,心想着,这位医生一定就是沐医生了……
火熱都市异能 瘋狂心理師 起點-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沒說要來醫院啊推薦
正在这时,洛杨挥手招呼道:“小明哥,这里,快过来。”
“你怎么那么快?不是我先下车的吗?”
“哦,因为停车场那里有个小门可以直接进医院,你从大门那里绕进来的,我直接走的后门,当然不一样的了。”
说着不着边际的玩笑,洛杨也能喜上眉梢般快乐,朱小明发现自己竟然是打心眼里羡慕不已。
要是能像他这样该多好……
一个无忧无虑的人……
一个被周围人喜欢的人……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瘋狂心理師 起點-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沒說要來醫院啊看書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通过努力治疗就能换来的吗?
朱小明怅然若失,心里空荡荡的,刚才明明吃了不少东西,此时此刻,却觉得身体空空的。
“是朱小明来了吗?”
走廊上传来亲切的女声,朱小明记得这个声音,是楚医生啊。
“我已经准备好了治疗方案,专治不会笑。”
楚思思自信十足的站在门诊室外,沐春和洛杨同时转身,只见楚思思手上捧着一个iPad,神采奕奕地朝两人点了点头。
“要是老师有时间的话就一起来参加吧。”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瘋狂心理師-第七百三十四章 你沒說要來醫院啊展示
楚思思向沐春发出邀请,沐春还没回答,洛杨先抢过话来,说道:“我们也可以参加吗?”
“这个……?”
楚思思不解地问,一旁的沐春忍着笑意,假装和洛杨不熟。
“诶?沐医生,你这态度不对劲啊,我和你算是好朋友吧。”
洛杨一拍沐春的肩膀,一副两人的确十分熟悉的样子。
楚思思朝沐春望去,希望从老师眼里看出点什么,偏偏沐春朝她摇了摇头,好像在说,“你自己决定吧。”
既然如此,那就自己拿主意好了。
楚思思对自己设计了一整晚的治疗方案很有信心,只要朱小明来了,一定有办法让他笑。
事不宜迟,不如问问朱小明是否愿意多几个人参加治疗。
“朱小明先生,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多一些人参加治疗?”
朱小明拿洛杨没什么办法,何况他还饶有兴致地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
这家伙不是说要去找副院长说点事吗?
不过说起来,社区医院和监狱能有什么交集?洛杨又不是这一区域的民警……大概率就是个幌子,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带到医院来。
既然他这么热心,朱小明也不好拒绝,就当试试看吧。
“我听楚医生的建议,如果觉得不影响治疗,我觉得也可以。”
“不影响,如果你们三个人一起参加,我反而觉得更好一些,因为你们可以比赛。”
“比赛?”沐春也不知道楚思思究竟设计了怎样的治疗方案,听到比赛二字顿时也有了几分兴趣。本来沐春就认为治疗方案应当是不拘一格的,虽然楚思思经验有限,但创造力却是有无限可能的,而且她还有帮助病人的热情,这种源源不断的热情,有时候比教科书上的知识更有价值。
“比赛什么?”洛杨好奇地问。
“比赛谁先笑。”楚思思笑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