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討論-第三十五章 消息

Home / 科幻小說 /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討論-第三十五章 消息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一剑之威……吗?”蒙恬以轩辕剑一击歼灭匈奴大军的消息,经由影密卫的路子传至身在桑海城的大秦高层耳中。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轩辕剑……”李斯等人听完只有对上古神器的威力的惊叹,可旁边的赵高已然不可抑制地握紧双头,又黑又长的指甲扎破皮肉,却没有流下一滴鲜血。
连大秦帝国最牛叉的阴阳家首领都化解不了那一丝轩辕剑剑气,他为求活命,只能请曾将死去一天以上的流沙杀手-无双改造成机关人的公输仇出手,采取哪出问题砍哪里的根治疗法,把受损严重的胸腹部位替换成机关零件。
他只想当个精神上无血无泪的刺客头子,不想当肉体上无血无泪的怪物,如今仅是听见【胜七】和【轩辕剑】两词都会怒火中烧。
李斯没注意到赵高的动作,却能猜得出来赵高的心情,但他没有那么口欠挑衅赵高,朝在殿内角落里自斟自饮的刘季搭话:“轩辕剑可使用三次,如果侠魁没有把它献给陛下,农家已经拥有夺得天下之力,此刻可感后悔?”
刘季盯着传信的影密卫,语中带刺道:“有什么好后悔的,感谢中书府令和章将军,我们农家差点变成罗网和影密卫分部,连谁是兄弟谁是卧底都分不清,怎么可能成功千里迢迢地把轩辕剑带到桑海城?”
“…………”被刘季盯着的韩信默不作声。
他过去隶属于共工堂,暗中收刘季的钱为神农堂做事,轩辕剑事件过后才暴露出影密卫的身份,是最典型的卧底。
“再说。”过了好一会儿,刘季才收回目光,朝李斯举了举酒盏,摇头晃脑地说道,“我们都很清楚,如今想要夺得天下,靠的不是轩辕剑,而是伏羲琴。”
“……侠魁倒是看得透彻。”李斯从来没有小觑刘季,这名农家内忧外患之际匆忙推举出来的侠魁,即便身处敌阵仍能如此潇洒不羁,是一号人物。
如果不是因为需要打造出‘大秦帝国愿意与忠君者合作’的姿态以获得更多合作者,他早下令处决刘季,让农家换个无能之辈当首领了。
“透彻吗~?”刘季咧嘴一笑,也不知道是自嘲农家的处境,还是嘲讽李斯压根什么都没看透,站起身来,拿着酒壶往外走去,“想必相国大人和中书府令大人接下来有要事相商,我这个外人还是去打听才艺大赛的参赛者情报好了~”
“……”李斯没有出言阻拦。
农家与嬴政进行交易,并不意味着农家投诚,只是农家向来信仰神农,支持以神农鼎为失却之阵的阵眼。换言之,农家连上古神器都可以继续争夺,更别说争夺节日庆典中莱尔提供的小礼物了。
刘季一伸手搭住韩信的肩膀,强行把他带走:“韩信,桑海城的歌舞坊收费太高了,老哥我出门没带够盘缠……我好像记得你向我‘借’了很多钱,该还回来了吧?”
“……侠魁还请手下留情。”韩信知道今天得破财挡灾了,打个工真不容易。
》》》》》》》
“真的假的?!”在刘季花天酒地之际,反秦势力也得到了边境的最新情报。
“应该不会有错,墨家弟子信中写着‘战场地形发生改变,如同曾把大地扬起来’,除了蒙恬使用了轩辕剑,没有别的解释。”班老头把信件传给其他墨家统领,忧心道,“唉~消灭匈奴是好事,可是轩辕剑在嬴政手上,怎么样都让人放心不下来啊。”
按照农家制订的条款,轩辕剑只能用于消灭外族,违规使用必将受到莱尔的严厉制裁。
可如果嬴政处于生死存亡之际或大秦处于亡国之际,强行使用轩辕剑能把敌人也一起送去鬼界见阎王,对死者而言所谓的‘严厉制裁’毫无意义,身为乱臣贼子他们不得不提防这件事。
少羽迟疑道:“莱尔大人,应该有预防这一点吧?”
“或许有或许没有,以那一位的个性,实在是猜不透啊。”班老头摇头道,“如果庖丁的送餐服务还在提供,倒是可以让他探探口风,可大司命和少司命的出现堵死了这条路。”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起點-第三十五章 消息分享
尤其是大司命,在家里闲不住,将外出取餐当成娱乐活动了,反正莱尔不介意她什么时候出门,只要准点回来就可以了。
“要不……我去咸阳走一遭?没有人说不准偷已交付的上古神器吧,他自己没保管好轩辕剑,砍不出来后面的两剑又不怪莱尔大人。”盗跖再一次请缨。
“没必要冒这种风险,你可是我们这边的王牌。”雪女不赞同此计划,在上古神器争夺战中,盖聂都没有盗跖顶用。
“王牌……雪女妹妹嘴真甜,我就乖乖听话不去了!”盗跖竖起大拇指,抹去逞强的念头。
班老头斜着眼提醒道:“不单是咸阳,最好客栈也别出去,获得炼妖壶之后你和白凤都成为所有势力最提防的对象了。”
“唉~难得莱尔大人把我的旧伤也一同治愈了,能够全力奔跑了。”盗跖郁闷无比,如果他是能静得住的人,也不会成为盗王了,“没有办法,只能先让雪女妹妹担当才艺王牌讨个桃子吃了。”
雪女,出身赵国,妃雪阁执掌者,燕地最秀美清丽的舞姬。舞艺冠绝天下,笑傲王侯,精通琴棋书画,一曲《白雪》据说能够让最铁石心肠的人落泪,绝技舞蹈“凌波飞燕”已成传说。
優秀玄幻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笔趣-第三十五章 消息分享
所谓的“种子选手”就是她了。
都市言情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起點-第三十五章 消息推薦
》》》》》》》
“……很显然,凡人眼中的‘强’与神魔眼中的‘强’不是同一个东西。”大秦帝国西部,星魂击杀了一名罗网刺客,从他身上得到与轩辕剑相关的情报。
不过,这只能延缓影密卫、罗网、军队知晓其背叛的消息的时间,丝毫瞒不过精通占卜之术的阴阳家首领。
照样是看不清相貌的着装的阴阳家首领,以刻意改变的怪异声线说道:“星魂,你被过去的怨恨束缚住了。”
“作为加害方之一的你的劝诫,毫无说服力可言。”星魂手指跳动,以傀儡术操控充当搬运工的影密卫走到远处,把伏羲琴放下,“在你眼中,阴阳家所有人都是工具,工具既要高效又要顺手,算不得有特别的恶意……因此我打算投桃报李,以伏羲琴操纵你的心智,让你以‘蚩尤’的名号担当左护法。”
“…………”战场上的气氛因阴阳家首领的心情而瞬间改变。
不,说是‘气氛’可太唯心了,唯物一点的说法是,战场区域的天地元气受到影响,流动速度大幅减缓。
“你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地向你发起挑战?”星魂微微一笑,没有使用其过去所擅长的‘聚气成刃’,而是生成一对法阵。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愛下-第三十五章 消息熱推
“这是……?!”确切来说,是一对不属于阴阳家的法术体系的法阵。
“天下诸事皆在你的预料之中?”星魂冷笑一声,“你有算到在公开辩论会后,我把自己阅览过的阴阳术秘籍默写下来,暗地里与东皇钟进行法术交易吗?”

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txt-第二十七章 便當大派送讀書

Home / 科幻小說 / 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txt-第二十七章 便當大派送讀書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胜七,原为农家魁隗堂堂主,某日前往好兄弟吴旷家中时,被弟妇田蜜暗算,背负上“残杀兄弟,欺凌弟妇”的罪名承受沉塘之刑,幸得神农堂堂主朱家相助才得以逃生。
此后胜七性情大变,一边寻找死不见尸的吴旷,一边以挑战强者的方式磨练自我为复仇作准备。虽曾多次被七国捕获关入死牢,却总能逃脱而出,最后一次被俘,是败给了当时秦王身边的第一剑客盖聂,后因盖聂叛逃,相国李斯从狱中将其放出,交由中书令赵高管辖。
在一团糟的上古神器争夺战中,胜七却找上离开了据点的农家统领集团,见面二话不说便朝田蜜下死手,被其他农家高手挡下。而就在胜七遭到围殴而陷入险境之时,他名义上的上司赵高带领着六剑奴、掩日、惊鲵一众罗网高手抵达。
——自然,罗网可不是什么具有人情味的组织,他们不是来帮忙的。
“连你都过来了?”赵高能把六名曾经横行天下的剑客调教成‘剑奴’,却无法让胜七这硬骨头折腰。
赵高背负双手,柔声道:“你身上的第二把剑,值得我亲自过来。”
“哼!一如既往的消息灵通啊。”赵高身法奇快无比,就跟练了葵花宝典似的,胜七没有墨迹地装下去,第一时间扯开背后之剑的包裹布,把王牌握在手上。
“轩辕剑!?”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把呈现出耀眼的金色的铜剑上。
只有张良和墨家残党知晓轩辕剑长什么样,其他人想要辨认上古神器,唯一方法是对其输入灵力,有反应的就是正品。
当然,再怎么说胜七也不会为了一把防锈处理做得很不错的普通铜剑扔掉巨阙,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胜七死死盯着赵高,同时不忘戒备着身后的农家高手:“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这不是我下达给你的命令。”赵高摇摇头,阴冷的眼神结合柔和的笑容,让人怀疑嬴政是不是瞎了狗眼,竟然重用这种浑身反派气息的家伙。
“我从未打算听从你的命令,只是刚好你的命令符合我的需求罢了。”胜七沉声道,“待我杀掉田蜜,把吴旷的消息告诉我,轩辕剑我可以拱手相送。”
赵高再次摇头,就像宣布胜七的死亡般说道:“我以前就曾说过一句话,你可以提条件,但不可以不接受我的命令,因为一把再好的兵器,如果用着不顺手的话,也只好毁掉了。”
“前提是你能毁得掉。”胜七冷笑一声。
赵高眉头轻挑,嘲讽道:“你觉得有农家的人相助,你就可以渡过此劫?”
农家嘴巴上嚷的是抢夺昆仑镜,找云无月换取神农鼎以定下一任侠魁,可轩辕剑近在眼前,又有医家和兵家的高手相助,他们怎么可能任由罗网把其夺去。
“我这次找上门来,可没打算洗刷冤屈重返农家,只求替自己和兄弟报仇!”胜七把轩辕剑横置在胸前,闭上眼睛,把体内力量输入其中,“……在你们死之前,告诉你们一件事,东皇钟所说的【凡人无法使用上古神器之力】,其实并不准确。”
“杀!”赵高眉头一皱,立刻下令。
掩日、惊鲵、六剑奴飞扑而至。
(嗡——)胜七猛地张开眼,金色的剑气冲天而起,八人的兵刃还没有落到他身上便被轰飞回去。
“只有神魔才知晓轩辕剑真正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巨大,但凡人拼尽全力也可以引出其一丝剑气——那就足够了!”胜七原地劈砍出九剑,挥出九道迅猛的金色剑气。
一道给掩日,一道给惊鲵,六道给六剑奴,最后一道给赵高。
九人均为当世绝顶高手,尽管金色剑气的飞行速度远超寻常剑气,他们仍来得及凝气举剑格挡……不过,轩辕剑的剑气没有那么容易抵挡,一旦让剑气进入体内,除非找到大妖级以上的高手出手,或是服下高级天材地宝,否则最多只能再活一年半载。
“这、这就是轩辕剑吗!?”唯一没有当场毙命的是站得最远、没有被轩辕剑的第一下剑气爆发击退的赵高,强压下在体内乱窜的一丝剑气,施展轻功逃遁而去。
“哈……哈……哈!”轩辕剑所发出的璀璨金光敛去,胜七单膝跪地,健硕的身躯随喘息不正常地剧烈颤抖。
天下最强的轩辕剑的全力一击,足以全歼人间数十万大军,而要从中引出‘一丝剑气’绝非易事,刚才那九剑不单抽空胜七的大部分功力,还对其身体有相当程度的损耗。
“老金,快将轩辕剑夺过来!”反应最快的是田蜜。
而她的话语,反倒激起胜七的斗志,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的他竟又重新站了起来:“我还不能倒下……哪怕是死,我也要把你一起拉下地府,田蜜!!!”
“现在的你又能干些…………什么?”田蜜低下头,看着从胸膛处冒出来的剑尖,愣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向暗算自己的凶手。
那是她最信任的金牌打手‘老金’。
“我今天纠正了一件错了很多年的事,以及正式结束侠魁给我的调查命令。”‘老金’摘下假发,再撕去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年轻了许多的脸容,“……由我亲自报仇,你没有意见吧,兄弟。”
“哈……我就知道你还没有死……”胜七咧嘴一笑,失去胸中一口气,当即跌倒在地上,但只是身体坚持不下去,意识还是清醒的。
“吴兄弟!你这是……!?”神农堂堂主朱家对此变故一时接受不了。
“一切都已成过去了,朱兄弟。”吴旷拔出剑,看都不看一眼濒死的妻子,朝朱家和刘季等老朋友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想再谈过去之事。
施展步法来到惊鲵和掩日尸体旁,分别摘下他们的面具,随后自嘲一声:“……呵,原来‘惊鲵’和‘掩日’都是熟面孔啊。”
吴旷当下不再犹豫,背起体格比自己大两圈的胜七,看也不看落在地上的轩辕剑,往山林深处走去,留下落寞的话语:“为了一个千仓百孔的农家,你们争夺了这么多年,之后是否又得为轩辕剑争得头破血流,结果被外敌捡便宜?”
刘季耸耸肩,好奇地跑过去一看惊鲵,失声道:“怎么可能,是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