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推薦

Home / 言情小說 / 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推薦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赤水的春日来的很快,仿佛在一夜之间,荒地里冒出一层绿耸,漫山遍野开满了野花,碧绿的湖水流转绵延,鸟鸣欢快婉转在树梢间。
右相府却依旧禁锢在寒冬之中,右相上官祥早已病重多时,偌大的相府一下子没了主心骨,几乎乱成了一盘散沙。
新春前后需要各种的打点,府中丫鬟婆子护卫的月俸,每日的银钱流水般付了出去,渐渐地日子开始捉襟见肘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身为相府长媳,韩暖之已经无法坐视不理了,她先是遣散了多余的那些下人,甚至变卖了些自己的陪嫁,用以维持府中用度开销,无奈依旧是杯水车薪,最后只得拉下脸来求北冥的娘家接济一些。
征讨的惨败,身为将军的上官清澈虽未被关押治罪,但却被撤了所有官职,囚禁在府中不得外出。
他自梅花谷带伤回来,便开始颓废不振,嫡子上官瑞的痴傻日渐严重起来,他看在眼中即心疼又无奈,郁结于胸无处倾诉,整日便没命的灌酒,意图麻醉自己。
身上的鞭伤原本就没好利索,更因他天天酗酒,开始发炎红肿继而开始溃烂。
看着房中时有时无的伤药,他比谁都清楚相府的艰难处境,伤口再痛痒难忍之际,他便咬牙苦撑,实在熬不住,便蘸取白酒敷于伤处,那种撕心裂肺的滋味,几乎都透穿了五脏六腑。
清晨天气晴好,风烟净澈,赤水城门大开,有相貌平平衣着素朴的三人骑了马匹,随着疯涌的百姓一起挤进城来。
阔别一年之久,临别时,端王府是何等热闹威武,此刻映入眼帘的却是满目疮痍,被烧的残破漆黑的窗棂,荒凉而冷寂的门扉,门口的台阶上积满了尘土,令人凄然的残垣断壁间荒草丛生,阴冷刺骨的风卷着门前的枯叶,打起了旋,犹如鬼魅缠绕着当先而立,那个英挺男子的双腿,久久不散。
那男子相貌虽平平无奇,双眸却如鹰隼般锐利,他攥紧的双拳发出咯吱的炸响,周身爆射出森冷浓重的杀意,胸腔里溢满了仇恨。
许久,他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抬眸看向身后的女子,柔和的问道:“夫人,决定好了去哪家客栈了吗?”
女子歪着头浅笑道:“夫君?去哪里都可以是吗?”
“嗯!”男子温柔的点点头。
“我要去清书斋!”女子欢快的说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刚落。
优美都市言情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讀書
“噗!”她身后那个稍矮些的男子闻言大惊,口中尚未咽下的水猛的喷了出来!他虽没去过,可早就听说过。
柳巷是锦川国有名的销金窟,其档次,规模,奢侈程度要强过宜香楼上百倍。而清书斋则是柳巷四大美人之一,顾媚儿的所居香閣。
女子略有深意的撇了那男子一眼,笑道:“放心,只要不能你规规矩矩的,我决不会与裴姑娘提只字片语!夫君,你觉得呢?”
“为夫觉得甚好!”当先英挺的男子笑吟吟的说道,直接忽视了来自矮个男子愁苦的脸,求救般的眼神。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林云墨与千山暮还有不能。
此刻的不能只能暗自叫苦,又不好说别的,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柳巷的清书斋内依旧住着佳人顾媚儿,林云墨遇到千山暮之后,虽再未进过清书斋,但顾媚儿的吃穿用度依旧照常供应着。
说实话,千山暮骤然提出去清书斋,林云墨心底稍有些忐忑,可是为了打消她的疑虑,也就没拒绝。
为避耳目,林云墨领着两人到了清书斋后门,千山暮在马背上犹豫半晌,才抿着嘴角,一脸痛苦的翻了下来。
由启洲到赤水,沿途就只匆忙歇息了两晚,基本上是由清晨到日暮,马不停蹄的赶路,她虽然会骑马,可从没连续骑过那么长的时日,大腿内侧早已被磨破,更是痛苦难挨,稍一挪动,双腿便火辣辣的刺痛。
“夫人可是哪里不适?”林云墨停了脚步,关切的问道。
“没有啊,我好的很!”千山暮暗地里咬咬牙,勉强一笑。
林云墨双眸微眯,察觉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沉,疾步走了回来,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哎,我……没事……”千山暮心虚的说道。
清幽的脂粉香袭来,环佩叮当的顾媚儿已得到消息,赶到了门口接应。
“主子!”她施了一礼,轻柔的喊道。滴溜溜的大眼睛在千山暮身上转了转,嘴角扬起一丝复杂的笑意。
林云墨点点头,抬腿进了楼内,跟着前面的小丫鬟进了侧室:“去拿金疮药来!”
顾媚儿明眸一闪,看到了后面一脸拘束的不能,又施礼莞尔笑道:“公子好,公子的卧房在东侧,一会小米会带公子过去,若有所需,可让小米去取即可!”
“多谢姑娘!”不能眼眸里划过一抹无措,他愁眉苦脸的暗付着,他是被逼无奈才来了这等烟花之地,不知算不算破戒?是否有违寺规?
侧室内,看着千山暮被磨的血迹斑斑的双腿,林云墨心疼不已,气呼呼的斥道:“腿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也不吭声?”
“反正,也不怎么疼!”千山暮死撑着笑道:“啊………你,你就不能轻点……”,骤然敷了金疮药的伤口,如同被凌迟一般痛彻骨髓,她疼的额头冒汗,浑身哆嗦起来,已经顾不得这惨烈的叫声在外人听来有多暧昧缠绵。
林云墨拿药瓶的手抖了一下,掀了掀眼皮:“不是嘴硬说不疼吗?”
千山暮撇了撇嘴,委屈的说道:“我只是,不愿让你担心而已!”
“如今夫人这个样子为夫岂不是更担心?也怪为夫,连日的颠簸没有顾及到夫人。”林云墨有些自责,愧疚的说:“别动了,乖乖躺好歇着,一会为夫让顾媚儿弄着吃食来!”
说罢绕过了那四扇华丽的屏风,来到厅中,此刻顾媚儿正等在那里。
“一别数年,主子别来无恙!”顾媚儿掩嘴轻笑。
林云墨撩起衣衫,端坐在了椅子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媚儿也依然是貌美如花,近来知君如何?可曾来清书斋?”
顾媚儿摇摇头,她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屏风,便将搜集到的情报,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林云墨在赤水明面上的势力,已被金公公摧毁了十之八九,所剩无几。
盛武帝重病,缠绵病榻,已许久未下床,对于朝堂的纷争,他亦是有心无力。
若说大事,便是她最近听到的,赤水大街小巷关于宁王妃的流言了。
传言称宁王妃是狐妖,宁王的魂魄都被勾走,迷失了自我本性。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討論-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鑒賞

Home / 言情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討論-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朝臣们早已封了印绶回家了,皇宫几个主殿都重新换上吉庆的陈设,点缀了娇艳的花朵,张灯结彩,冀望着可以凭借节日的喜气将盛武帝病恹恹之气冲淡。
兵部尚书段意被关进天牢,段知君也受了牵连,官职被撤,闲散在府中。
精彩絕倫的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相伴
不过幸好,段府中家底丰厚,怕段意在牢中吃苦,他便散尽家财,上下疏通。
因此,牢中虽阴寒凄苦,但在吃食被褥用品上,牢头跟狱卒倒也不敢苛待他。
这日,段知君又到了牢中,将汝山一事简明扼要的说与段意听,段意听罢,由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有些急切的塞给了段知君。
“如今爹与你官职都被撤,宫内是进不去了,可是……”段意留意了一下周围的动静,悄然说道:“老太监在广阳殿地下建了地牢重兵把守,端王与端王妃便囚禁在那里,宁王多年未进宫,对宫中各个殿宇也多半不熟!你想法子,将这个交到他手里。”
段知君慎重的点点头:“还请爹放心,孩儿回去便着手此事,您要好好保重!”
“快些走吧!”段意摆摆手让他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免又惹祸上身。
启洲的宁王府,这两日,千山暮忙的不可开交,六闾庭院都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挂满了造型各异的宫灯,纱灯,琉璃灯。
府内有几个老嬷嬷,已经开始忙着蒸雪花糕点,储备各种鸡鸭鱼肉,生鲜瓜果,忙忙碌碌,热热闹闹。
还有一样令千山暮头疼,便是春联,此春联并非那种单一普通的对联,其囊括了许多的种类,“门心,框对,横披,春条,斗方,门叶,名目繁多,贴于左右门框的,门楣横木的,府中影壁的甚至还有帖于家俱上。
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正午的阳光灿烂而温暖,千山暮身前铺了彩纸,正与安宁一起跟柳梦离学着剪些窗花,火盆内的银丝碳烧的红旺,屋内暖意融融,窗下桌几上放了一只琉璃花瓶,瓶内插了黄色,红色掺杂的腊梅,香气轻盈,幽微。
千山暮想起了在梅花谷时凌云送给她的梅花酿来,便让柳梦离搬出来。
柳梦离看了眼炙热的火盆,灵机一动:“冷酒喝的不舒服,看着火盆烧的如此旺,一会奴婢将那梅花酿装在酒壶中,在一旁给公主偎热了再喝可好?”
“这主意不错!”千山暮笑道,印象里她真没喝过什么酒,不过听时凌云说这梅花酿是米酒做的,度数也不高,突然间很想尝尝什么滋味。
一抬头见安宁眉宇间拢着一层忧虑,知她心中惦念端王妃,便轻轻拍了拍安宁的手,安慰道:“义父义母都好,不要太担心!”
“暮姐姐,我想写封信给我娘,不知娘的病好些了没?”安宁愁眉苦脸的说道。
千山暮略一迟疑,端王府被毁,端王,端王妃押在牢中之事,林云墨怕刺激到安宁,所以对她一直是隐瞒的。
“好,你写吧,写完了,我让王爷派人给你送到赤水王府!”千山暮浅笑道。
此时,门帘一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珠圆玉润的女子由外面走了进来,在屋中扫了一圈,见到千山暮后双眸一亮,堆起了满脸的笑:“姐姐!”
“是你!”来人居然是姜玉竹。
千山暮早就知道姜玉竹在王府,只不过对她虽没反感但也没多少亲近的念头,见与不见都一样,她便没放在心上,不曾想,今日姜玉竹自己寻来了。
“姐姐。”姜玉竹自顾自的走到桌几旁,笑问道:“玉竹在院子里很闷,也想学剪窗花,可不可以教我?”
见她一脸的讨好,千山暮不忍心拒绝,便将手中剪刀递了过去:“拿着,一会让柳梦离教你,我也还没学会。”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熱推
“姐姐,你是不是快要继位国君了?”姜玉竹坐了下来,把玩着手中的剪刀,慢腾腾的问道。
千山暮若有所思的看了姜玉竹一眼:“大概吧!”
姜玉竹笑的人畜无害:“姐姐,你放心,那个牢笼一般的地方,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了!”
说话间,柳梦离拿了酒壶,芷兰抱了那坛梅花酿走了进来。
柳梦离手脚利落的将酒倒进酒壶中,偎在火盆旁,漫不经心的撇向姜玉竹,话里带刺:“三公主,怎的有空前来?”
姜玉竹懒得理睬柳梦离的冷嘲热讽,直勾勾盯着那坛梅花酿,刚才打开时,酒香四溢,芬芳氤氲。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
柳梦离翻翻白眼,由酒壶中倒了一杯出来,心不甘情不愿的递给了姜玉竹。
“这酒好香”她迫不及待的轻抿了一口,脸色却在刹那间变了变,嘴角慢慢扬起一个愕然的弧度。
“三公主?这酒……”柳梦离问道,姜玉竹刚才一闪即逝的古怪神色她看的分明。
千山暮饮了半杯,只觉的酒香之中混掺了梅花的清幽暗香,芳香馥郁,微辣中略有一丝丝甜意,入口绵软,很是好喝。
听到柳梦离问姜玉竹,她淡笑看了看姜玉竹。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五十一章 梅花釀讀書
“这酒,这酒很好啊,有些年头了吧?”姜玉竹说的含含糊糊,一仰头将酒杯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柳梦离狐疑的看着姜玉竹的脸,仿佛在印证她话的真假,又伸手倒了一杯给她,姜玉竹悠然的饮尽,才站起身来,推说困乏想要回房歇息,千山暮便依了她。
姜玉竹从容的走出春韵堂,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左右看看确认没人,便闪进一侧的林木间,将刚才喝的酒都呕吐了出来。
柳梦离将温热的酒给千山暮斟满,心底里依旧对姜玉竹存了不小的疑虑,便劝道“公主你身子不好,还是少喝点吧,平日你都是不饮酒的,这骤然喝了那么许多,伤身啊,再说一会还要喝药!”
“自今日起,时医那药我不会再喝了!”千山暮脸颊润红,不容置疑的说着,眼眸里渐渐浮起迷离之色,“你刚才看姜玉竹的模样,是不是觉得这酒有问题?”
“公主,这酒……你再喝就醉了”柳梦离抢过千山暮手中空了的酒盏。
这梅花酿后劲还挺大,她心里生出一丝忐忑来,若是千山暮喝醉了,林云墨绝对会大发雷霆的。
千山暮托着腮,眉眼恍惚轻柔:“你放心,这酒里即便是掺了东西,也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
柳梦离一听大惊失色:“这,这梅花酿里真有东西啊?这个该死的时凌云,看着一副憨厚老实模样,背地里却干这龌龊事,公主,他,他在酒里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