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討論-一百八十九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中)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好看的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討論-一百八十九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中)讀書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由于唐万林家距离任自强这边远了六七里地左右,所以,连长和宝军带的队伍先一步到达唐家大院。
唐家大院是一座防御堡垒型的院子,占地能有十来亩。外墙由山上现采的长条青石砌成,院墙高耸,院墙四角还有角楼作为警戒之用。
院子左侧和后院被二十来米宽的洋河环绕,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以当下之人的军事眼光来看,如果没有手榴.弹、迫击炮等重武器,只要院子里有弹药充足的一个连正规军驻守,想攻破唐家大院除非耗光院子里的守卫或是拿人命填这两条路走。
看到自己兄弟一个个半死不活被吊在大门外四米多高院墙上,连长在宝军极力劝说下不得不强忍怒火,摆开阵势,先礼后兵。
连长隔着一百米外先朝天放了一枪开始对大门外端着枪的家丁厉声喊话:“叫唐万林滚出来!”
接着手下近二百号兄弟也齐声响应:“叫唐万林滚出来!”声音如雷贯耳,气势十足,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
甭管怎样,首先这招虚张声势确实玩的不错。吓得门前端枪的八位家丁连滚带爬一窝蜂跑进大门,边关大门边惊惶万状喊道:“快通知老爷,有匪徒打上门啦!”
“呸!特玛一帮怂包!”连长一看家丁那副熊样,登时心中大定,觉得此行真如宝军说得会大获成功。
这么大动静那还用通知,唐家大院里一时灯火通明,脚步声匆匆。有领头人在院里大声喊道:“都特玛别慌,张三你带人守住大门,其他人全跟我都上院墙把枪架起来。”
而唐家大院附近居住的人则深谙乱世存身的法则,统统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亮灯的人家直接吹灭灯,然后和其他人一样先把门紧紧顶住,接着携家带口躲进里屋或地窖。两耳竖起,两眼惶恐不安的盯着门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同时,枪声和喊声也被正在行军的任自强听到了,他当即右手举拳,压低声音向身后武云珠命令道:“前面有情况,向后传话,停止前进,保持戒备。”
“停止前进,保持戒备!”武云珠忙持枪在手回头告诉刘长顺,命令犹如击鼓传花般快速传达下去。不过几秒钟功夫,一百零七人已经手持武器呈散兵队形在路边散开。
四、五里地远处唐家大院通明的灯火在黑夜里犹如在夜空放了一个大烟花那么显眼,任自强随即拿出望远镜向灯光处观看。
就见唐家大院的院墙上一会儿工夫亮起不少火把和灯笼,在灯光映照下可以清晰看到不少人架着枪神情紧张的瞄准前方。
嚯!墙角的角楼上还各架着一挺轻机枪。
当然,院墙外吊着的十来个人自然也被他看见了。
镜头顺着他们目光前移,由于草木遮挡,任自强只看到一位头戴军帽的军人手持盒子炮露出上半身虎视眈眈看着唐家大院。
不过看到这位军人有恃无恐的侧脸,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身后或附近还藏着不少人。
之所以一眼就认定他是军人,无非是他头上圆筒形布制帽子都烂大街了。当下不管国府的中央军,还是杂牌军,包括地方团丁大都是戴这种帽子。
而土匪或私人武装往往不在此列,要么光个头不戴帽子,要么戴的乱七八糟的头巾或皮帽。
“草,难道是二十九军的部队和唐家干起来了?”任自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唐家吃了枪药不成,竟然敢跟当地驻军对着干?
不过,这两家如此大动干戈,明摆着不是短时间能结束的,势必影响接下来的行军。况且通过洋河的石桥就在两家附近,有这两头拦路虎在,想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过桥也变得不可能。
唯一的办法就是绕道涉水而行,凭空添了好多麻烦。
“特码的,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时候打,是想给老子上眼药吗?”任自强不无恨意。
他随即叮嘱武云珠道:“云珠,你去告诉陈三一声,就说我先到前面探探路,你们随后跟上,离前面亮灯处五百米远停下等我回来再做安排。”
“嗯。”武云珠点点头担心道:“强哥,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服从命令!”这时候任自强可不会跟她客气。
“是!”武云珠见事不可为,利索低声答应一声,弯腰向后跑去。
任自强也脚下发力,三步并做一步,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跑动中取下身上的背包,心一动背包消失不见。
也就两分钟过一点,他已来到唐家大院附近。果然,他发现那位军人旁边的草丛里密密麻麻潜伏的都是人。
看到这些人他又心生疑惑:“二十九军这么穷吗?看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如果手里没杆枪简直跟以前手下叫花子没啥两样!”
任自强大致知道当下二十九军的驻地察哈尔地处北方苦寒之地,土地大都干旱贫瘠,虽没多少油水可捞,但也不至于士兵吃不好穿不暖吧?
何况麦收时节刚过,再不济也能吃几口饱饭。再说二十九军之所以战斗力不错,跟他们的带头大哥们爱兵如子有很大关系。
想到这儿任自强都开始怀疑后世历史书的真实性,该不会对二十九军的某些爱国将领进行大肆美化了吧?难道宋哲元、佟麟阁、张自忠本质上依旧是喝兵血的旧军阀不成?
他正疑惑呢,却被唐家院墙上传出的一声喊声打破:“请问是那路好汉找我家唐老爷啊?麻烦报个万儿!”
‘报万儿’是江湖黑话,意思是姓甚名谁。
就见那位领头的军人吼道:“少特码废话,你算哪根葱,快叫唐万林出来!”
“唐万林滚出来!”军人一众手下又跟着齐吼一嗓子,震得围墙上端枪的家丁手一抖,枪差点掉落。
就见墙头突兀站起来一位身穿黑纺绸提花小褂的青皮大汉,腰间系着五指宽牛皮腰带,皮带上锃亮的铜扣在在灯光下闪着金光,手里端着一把盒子炮。
大汉冷笑一声:“呵呵,我们唐老爷家大业大,尊贵无比,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到的?我是唐家护庄队队长唐彪,你们到底是那路好汉,别鸡毛咋咋呼呼吓唬人,你们该不会是藏头露尾的无名鼠辈吧?”
此话一出,为首的军人当即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苟日的唐万林,我特玛限你一柱香的时间把我手下兄弟平安送回来。否则,我周青今天晚上必踏平唐家堡!”
“嘎嘎嘎…….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唐彪仰头一阵狂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帮抗日讨贼军余孽,到现在你们还敢出来嚣张,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我说呢,原来不是二十九军的部队啊!”任自强明白自己搞了个乌龙,接着不由疑惑:“抗日讨贼军是什么东东?”
在他脑海中有“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有“讨逆军”,唯独没听过还有‘抗日讨贼军’一说。
不过看在‘抗日’两个字上的份上,他已对眼前这支破破烂烂的队伍莫名产生了好感。
还不等他想明白,唐彪已经告诉他答案:“你们莫非在山里呆傻了?你们的吉红昌司令一年前就被当今国府砍头了,你们这帮秋后的蚂蚱还跳腾个啥?你们现在子弹没有几颗,都快饿死了。
周青,不是我看不起你,我要是你,早就把手里破枪卖掉换几顿饱饭吃,留在你们手里有什么用,我看还不如灶头的烧火棍子……”
任自强此刻已经没心思听唐彪得意忘形,唾沫四溅,他完全被唐彪嘴里冒出的“吉红昌”三个字震惊了,“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这支队伍竟然是革命先辈吉红昌的部队!”
吉红昌何许人也在这儿不想多谈,相信诸位都清楚,我就不在这儿水字数了。
任自强对吉红昌可谓仰慕万分,可惜他来到这个世上太晚了,无缘得见,想必这位打鬼子的英雄此时已成冢中枯骨。
他至今犹记得这位革命先辈英勇就义前留下的绝命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可惜他不记得是,所谓‘抗日讨贼军’的前身即‘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由于同盟军总司令冯予祥迫于经费已无,又无外援,枪弹粮食均无法补充,内部不稳,不得不和国民正府接洽,宣布同盟军归顺中央,他个人辞去同盟军司令,解散同盟军司令部。
司令部虽然解散,但吉红昌和方振武依然坚持抗战。同时对当今国府的极度失望,决定一边打鬼子一边讨伐当今国府的当家人蒋光头这个‘贼’,才改名为‘抗日讨贼军’。
不过,任自强不管是‘抗日同盟军’也好,‘抗日讨贼军’也罢,就凭‘吉红昌’这个名字,他也责无旁贷。他绝不允许革命先辈的名讳和他的残部被一个不知所谓的地主老财家护院所嘲讽、侮辱!
同样,周青也被唐彪的一番极具侮辱性的冷嘲热讽气得暴跳如雷,他再也无法忍受,想也不想喊了声:“给我打!”
自己率先举起盒子炮向院墙上的唐彪开火。
“砰”一声枪响,可惜一是周青离得太远,再有他含怒出手,压根顾不上平心静气瞄准,子弹打在墙头青石上溅起一团火花,击碎的几块碎石四溅。
“哎唷!”唐彪感到脸上一阵刺痛,痛呼一声急忙趴在墙垛后面。然后一摸脸,发现已是满手血。
当即气急败坏,色厉内荏大喊道:“都特玛给我还击,他们没几颗子弹。”
话音刚落,就听到紧跟着‘砰砰砰’连续五、六声声枪响,围墙上中弹的护院惨叫声此起彼伏,有一位中弹的护院甚至惨叫着从墙头一个倒栽葱栽了下去。
“噗通”一声重重的闷响,从四米多高的墙头摔下去,当即再无声息。吓得院子里从房中探头观看的人齐齐心中一颤,无不把目光瞟向家主唐万林。
非但如此,左手角楼上也传来失魂落魄的大叫声:“不好啦,机枪手死球啦!”
看到对方枪响人倒,枪法如此神准,围墙上的护院无不吓得魂不附体紧紧躲在墙垛后。现在别说开枪了,连头都不敢漏。
惟有唐彪一边把盒子炮伸出去对着外面胡乱射击,一边疯狂拿脚狠踹旁边的护院,破口大骂:“一群废物!你们特玛的都给我快开枪还击,还击!”
其他护院一看他如此,也是有样学样,只管枪口朝外扣动扳机。至于子弹飞到哪里去只有天知道。
院子里唐万林看到手下这副熊样,气得肝颤:“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这特玛打得都是钱呢!”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一跺脚大喊道:“匪徒没几颗子弹了,你们特玛都给我瞄准打,只要打死一个匪徒赏二十块大洋!”
接着这位老奸巨猾的大财主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接着喊道:“你们把墙头上挂着的匪徒同党都吊起来挡在你们面前,匪徒就不敢向你们开枪了。”
如此双管齐下,护院们一时信心大增。当下人命贱如狗,一想到打死一个匪徒能得二十大洋,打死三个、四个、五个…..
护院们一时想得口水直流,忙手忙脚乱把十来个挂在外墙上的同党拉到垛口。果然,对方投鼠忌器,原本稀稀拉拉的枪声全部停止。
于是,护院们枪打得更欢了,枪口也开始慢慢下压。甚至有胆子更大的护院都敢探出半个脑袋向外看着开枪了。
其实,无论是谁,开枪就那么回事,一回生二回熟,三次四次越打越敢打。再有群体效应和重赏以及‘挡箭牌’,唐家的护院在无人察觉中正慢慢的蜕变。
手越来越稳,开枪声越来越有节奏感,子弹也越来越多的洒向周青等人的头顶。
得亏周青一干人等是见过真章的战士,明知此行全靠一诈二唬虚张声势,能吓住唐万林最好,如若万一吓不住那只有抓瞎了。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提前找好栖身之所。尤其是绝大部分空拿着一杆枪没子弹的战士,自然是能藏多严实就藏多严实。
何况距离离得又远,又是黑夜,所以能被对方瞎猫碰上死耗子打中的人是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