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九魚-第四百三十七章  愛情與戰爭(上)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九魚-第四百三十七章  愛情與戰爭(上)相伴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我乃路易十四
深谙内情的人早已改变了对伊娃女士的态度,在严格执行萨利克法的法兰西,女性的地位完全取自于男性,在未婚的时候人们看她的父亲或是兄弟,结婚后人们看她的丈夫,虽然在路易十四即位后,为了提升女性的地位做了不少事情,但这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这里,被称为某某公爵夫人,某某伯爵夫人,又与女爵不同,简单地说,女爵的爵位是国王恩赐给她本人的,也有一片小小的封地,这些是可以被当做嫁妆带入夫家,然后留给自己的儿子的,具体可见原先的埃力诺女爵与布列塔尼的安娜女爵。
不过伊娃的头衔虽然是弗尔内女爵(弗尔内就是她父亲所在的城镇),但领地却在格罗宁根的一处临海荒地,那里被命名为新弗尔内。
诸位大概还没有忘记,大公主伊丽莎白带到瑞典去的就有属于格罗宁根的一处领地,那里现在有瑞典与法国的联合驻军,来扼住丹麦的咽喉,新弗尔内虽然又荒凉又狭小,但与伊丽莎白公主的领地遥相呼应,一旦大郡主或是大公主那里出现什么令人不想看到的坏事,她们至少有一处退身之地。
弗尔内女爵的皮肤在经过巴黎与凡尔赛的乳脂滋养后,呈现出一种漂亮的蜂蜜色——她并不如其他的外省女性那样用紫茉莉籽粉与小麦粉将自己刷白,实话说那样并不好看,但这意味着你愿意屈从于宫廷的游戏规则,而不是视而不见或是置若罔闻。
这也是凡尔赛的人愈发看不惯伊娃女士的原因,但现在有了国王的这道旨意,她很快就会变得炙手可热的。
“我对这倒没什么兴趣。”伊娃说:“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新鲜,但翻来覆去,他们似乎也只有这点花样,还不如杰克或是让。”
“你说的是你的亡夫,还有让.巴尔吧。”大郡主说:“我还以为您会憎恨你的丈夫呢。”
“当他被挂在城墙上的时候,我就心平气和了。”伊娃拍着手说道:“还能怎么样呢,我并不觉得往他的屁股里插根木杆更能让我宽慰,他虽然不爱我,但我爱过他,既然如此,还是让他体面点吧。至于巴尔,”她瞥了一眼还在大厅里旋转如飞的海军军官:“我和他太熟悉了,就像您和王太子,即便没有血缘关系,我们也和兄妹似的,我愿意为他而死,他也愿意为我而死,但要让我们结婚,那就是让我们一起去死。”
大郡主闻言哈哈笑了起来,伊娃身边的大公之子费迪南却露出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翻白眼的古怪神色。
约瑟夫走到他身边,悄声问道:“她还是不愿意留下来?”
费迪南摇摇头:“她说一个爱人的价码远不够她付出的牺牲,”他有些怅然,“我见到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换做今天的伊娃,她甚至不会和杰克结婚:“而且她已经获封女爵,她说,哪怕我愿意给出妻子的位置,她也不会带着法国的领地嫁给我,这样会导致一系列的麻烦,当然,我也可以用托斯卡纳的领地来做置换,但……”
“但您的父亲肯定不愿意。”约瑟夫接口道。
他们沉默了一瞬间,虽然路易十四与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三世有着极其亲密的往来,还是半个儿女亲家,但要论到国家利益,谁也不能保证将来如何,而且看太阳王的威势,只怕他不会止步于一个那不勒斯,就像是所有的枭雄那样,他的长子既然有了一个意大利名字,而不是他原先定的法国名字,就意味着波旁也许也会成为意大利国王的姓氏。
这样,作为科西莫三世的继承人,费迪南就尴尬了,也不怪科西莫三世听到费迪南偷偷跑来法国后会那么生气。
凡尔赛也不愧为是一所有实无名的政治大学,费迪南来了没几年,也已经能够明白很多事情了,但明白归明白,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有雄心壮志的人,别说他们的先祖,佛罗伦萨的僭主科西莫一世,就算是他父亲科西莫三世,一个平庸之辈能做到的事情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做到——科西莫三世现在手中还握着利奥波德一世出卖西班牙的证据呢,换做费迪南,也许只需使臣三言两语,就会满怀惶恐地将之交还或是毁掉了吧。
科西莫三世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您也应该回佛罗伦萨去了,”伊娃说,“您弟弟也有八九岁了,您的父亲正在亲自教导他,还有一些大臣,也似乎时常伴随在他身边。”她没说完,但费迪南也懂得她的意思,虽然说意大利人也执行长子继承法,但如果领主或是诸侯坚持要更换继承人,要对付不讨人喜欢的儿子,还是很容易的。
就算科西莫三世狠不下心杀了自己的孩子,他也会被迫成为教士,在修道院里度过孤独的余生。
“您不愿意接受我的安排也有这个原因在吧,”费迪南说:“我只是一个胆小且无能的人,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控,更别说给您保护与荣誉,您瞧不起我也是应该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您,”伊娃说:“但您的确是个好人。”
费迪南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环顾四周,他在凡尔赛不缺少朋友,但就算是与他最亲密的伊娃,也比他更像是个政治动物——她说的很对,他们相识得太晚,如果她还是那个会被贵族名号迷惑的渔村姑娘,他们也许还能有个结果,但如今……她就像是一块干燥的海绵,在浸透了自己的血也浸透了别人的血,有过这样惨痛的教训,又幸运地得到了国王与大郡主的青睐,她在与他相爱的时候就一定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场在她投入“战场”前的游戏罢了。
他甚至不能指责伊娃,因为他拿不出任何筹码……他能公开宣布将要娶一个无爵位,无嫁妆,无姓氏的平民为妻吗,他的父亲,乃至法国国王都会出手干涉的,他也没有勇气放弃继承人的位置,他太清楚自己只是一个碌碌之人,一旦失去继承权,他会飞快地沦落到最肮脏的泥沼里。
大郡主叹了口气,气氛变得沉闷起来了,幸而这时候她的未婚夫腓特烈正从大厅回到她身边来,说起来,费迪南若是有腓特烈的脸皮就好了,这位王太子不可能不知道他的父亲厚颜在信中做出了怎样的请求,却不妨碍他继续坚决地待在大郡主身边,可能要等到婚约缔结之前他才会回到普鲁士,因为他必须在柏林迎接自己的新妇。
“您刚才在和谁跳小步舞?”大郡主漫不经心地问道,之前她与腓特烈已经共舞过,她对舞蹈又不是太热衷,所以就让腓特烈随意。与人们的认知不同,从大公主开始,凡尔赛的贵女们一个个看似温柔妩媚,天真宽和,却和外面的女性有着很大的本质上的区别——具体是什么很难说,但她们身边的男士却是能够亲身感受一番的。腓特烈与费迪南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费迪南方才已经经受了一番打击,不知道是来自于大郡主还是来自于伊娃女士。
“和蒙特斯潘夫人。”腓特烈说。
在座的人自然而然地看向大厅的中心,蒙特斯潘夫人比国王之前的两个王室夫人更乐于与擅长享受荣华富贵,在这样的场合,她更是彻底地放开了自己,像是一朵盛开到极点的花,又像是竭力张开双翅鸣叫的鸟儿——在路易十四创办了舞蹈学校之后,法国宫廷中原本就已经有了一定粗略模型的舞蹈体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现在主要的有小步舞,加沃特舞与对舞,也有来自于波兰的波洛奈兹舞,阿尔卑斯的利安德勒舞,不过现在大厅里奏响的是圆舞曲。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现在他们跳的当然也是圆舞,也就是后世华尔兹的雏形,它和利安德勒舞一样来自奥地利,华尔兹原本就有着滑动、滚动,旋转的意思——不过现在愿意跳这种亲密轻快的舞蹈的人多半都是年轻人,或是擅长调-情说爱的花间高手——因为这种百年前还只在奥地利的北部农村流行,成为奥地利宫廷舞蹈不过三十年的舞蹈……实在是太轻佻了。
在宫廷的人们还只习惯拉开距离,面对面,姿态从容也有些拘谨的对舞或是更古老的加沃特舞,顶多是碰碰手臂的对舞时,这种男女单独相对,距离近到只要略微一碰就能亲吻的舞蹈,让一些人看来实在是有碍观瞻,据说英国的新教教会已经将这种舞蹈列入了禁忌之列,保守的教徒也将其视作洪水猛兽。
但对蒙特斯潘夫人来说,这种能够完全地显露其曼妙风姿的舞蹈彻彻底底地胜过了其他的老古董,她在生育时膨胀的腰身早就回到了原先的盈盈一握,在物质上从不吝啬的国王让她得以随心所欲地置办合宜的珠宝与衣服——她也做到了——每场舞会上都是最耀眼的那个。
她现在正在和卢森堡公爵跳舞,不过看公爵硬邦邦的肩膀与不苟言笑的面孔,也是一个不得不去做的任务——与国王亲近的人不免要诸多逢迎这位女士,免得让人误会蒙特斯潘夫人已经失去国王的宠爱——不是说国王真对她有什么真情实意,蒙特斯潘夫人确实起到了一些大臣与将领都无法起到的作用。
“待会儿你该去邀请蒙特斯潘夫人跳舞了,”伊娃女士对费迪南说:“你是科西莫三世之子,如果你今晚没请她跳舞,明天人们就会传说托斯卡纳大公与国王的关系正在恶化。”
费迪南点点头,他也不像几年前那样任性了,他起身往蒙特斯潘夫人的位置上去,大郡主盯着那里看了一会,“也许是我的错觉,今天蒙特斯潘夫人倒是异常地安分守己。”
约瑟夫听见这句话就笑了:“因为受到了一些惊吓的关系吧。”
“您还要些小蛋糕吗?”腓特烈突然说,很显然,接下来这两位波旁可能要说到一些他现在就算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的事情,大郡主看了一眼摆在卧榻边的蛋糕架,没去计较腓特烈不够精心的借口:“去给我拿块柠檬蛋糕来吧。”腓特烈和她轻轻一吻,立刻走开了。
约瑟夫啧了一声,他之前是有意这样做的——利奥波德一世固然卑劣,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也不能说光明磊落,大郡主用扇子拍了拍他的手:“你是说在布列塔尼发生的那件事情?”这件事情凶险就凶得如同冰层下的暗流,在悄无声息间置人于死地,甚至不留什么痕迹,如果不是他们挑错了人选,国王陛下也只会去被判定为在昏睡中无疾而终。
“蒙特斯潘夫人害怕了。”
大郡主微微颔首:“不奇怪,”她叹了口气,她并不讨厌之前的科隆纳公爵夫人,就是玛利.曼奇尼,科隆纳公爵也对她关爱有加,他们是血亲和家人:“若说这件事情成了,蒙特斯潘夫人毫无疑问是得利方,她已经做了王室夫人,与国王有了孩子,也已经得到册封,小路易我的堂兄生性温和,特蕾莎王后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到一等国王死了,就要将王室夫人的珠宝与爵位剥夺,驱逐出宫廷的人。”
“另外她对自己的儿子获封蒙特利尔公爵一事也时常抱怨连连,”约瑟夫说:“更别说她一直视玛利.曼奇尼夫人为眼中钉肉中刺。对了,她之前就谋算过曼奇尼。”
“但这件事情她还真是没被牵连在内,”大郡主说:“她是个聪明人。”
“也不是那么聪明,”约瑟夫说:“我的母亲,您知道吧,玛利是我的姨妈……她对这件事情十分关心,我听说,虽然蒙特斯潘夫人终于摆脱了嫌疑,但我的母亲说,她也要受一受我的姨妈受过的苦了。”
“唉,”大郡主打开扇子:“我最近一直在忙着嫁妆的事情……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也不算什么新鲜事,”约瑟夫说:“她爱上国王了。”
大郡主顿了顿:“确实不算什么新鲜事,”她冷漠地说:“陛下只会觉得厌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