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77章 我以爲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起點-第177章 我以爲鑒賞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空气中,有消毒水的味道。
而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也判断出,这里是医院病房。
艹!
看来大夫说的对,我不能太冲动。
可…
想到曹铭发的邮件,心中一阵绞痛,只是不知道是心脏,还是以前那样的痛入骨髓。
刚醒来的,想到了…
小兰。
之前我还劝她,要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在接纳它。
可轮到自己,这才明白,我对米露的原谅或许是真,可血淋淋那面,真面对了吗?
那米露呢?
一切,仿佛回到原点。
而这时,耳边又传来声音:“这就是你,所谓的潇洒活着吗?”
“嗯?”
“好死不死的,毛病。”
“李柔?”
疑惑中,我扭过头来。
多少,有些惊讶。
毕竟昏厥前,出现在眼前的女人是米露,可为什么是李柔呢?
估计她也看穿我的疑惑,直接解释:“高启云通知的,我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
“哦!”
“米露回去了,不然你女儿没人照看。”
“嗯。”
听到这,我心中舒了一口气,心里面清楚,还没做好面对米露的准备。
而看着李柔…
“哎!”
叹了口气,老实的说:“柔姐,我现在是软蛋,想矫情的说心里话,会被鄙视吗?”
“会。”
“你先鄙视。”
“嗯,你个蠢货,不听我的话,非要玩什么潇洒,差点嗝屁,现在知道后果了没?”
“……”
“我就不明白,脑子怎么想的,这么大人了,做事没个分寸。”李柔,霸道依旧。
但,多了份絮叨。
就站在床边,是教育我,也像是表达不满。
好几分钟内,一直被她数落,说我各种毛病,特别指出脑子一热、易冲动性格。
还骂:“叶飞,你真个混蛋。”
“柔姐,要不您歇会?”
“滚。”
走来,李柔坐在床边,右手食指指甲订在我脑门:“以前,我真觉着对你是亏欠。”
“……”
“觉着是利用你、把你当叶威,可现在看来…叶飞,在没欠你吧!”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77章 我以爲閲讀
“没、没。”
我连忙,做出表态。
且不说她在背后,对我默默付出。
今天若非柔姐心细如丝,让小兰给备下救心丸,我大概率,已在另一个世界,和叶威兄喝酒聊天了。
而现在,被她数落一番,倒是款心不少。
一个没忍住,皮了下:“柔姐,看着你侧身,忽然发现一个事实。”
“什么?”
“你胸…可能比我想象的,还有圆。”盯着她胸前,我十分认真的说。
而这,大实话。
没穿西装外套的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紧身羊绒衫,将她胸前圆的形状,完美衬托。
说罢,我以为她会抽我。
但终究,李柔不是我所能预料的女人。
转过身直面我的她,似笑非笑中问:“要不要用你的爪子,试一试我这里的圆?”
说话间,手指向自己胸部。
我…
懵逼。
她则牛逼:“叶飞,流氓都耍不好,以后就别再我面前,拿出一副大男子主义。”
“嗯、嗯。”
“之前还想爱上你…哎,真不如回头,和小兰试试百合。”
熱門都市异能 妻子的難言之癮討論-第177章 我以爲
“喂…”
“怎么,心疼你小兰妹妹了?”
“哈!”
听到这,我笑出身来。
从刚才开始,就觉察有些不对劲,李柔言语、表情有些过,而现在彻底明白了。
开口:“谢谢。”
“呵…”
“你看着凶,但一直掌控着气氛,说这么多、演这么多,是为了让我宽心吧!”我说出猜测。
从一开始,李柔就是抱着这目的。
而她…
起身从旁边桌上烟盒中,掏出两根烟,放在口中点燃后,将其中一支塞进我嘴中。
病房,不让抽烟。
可她在,好像不用在乎,而随着烟如口中,李柔原本戏谑神情,终于恢复正常。
倨傲、冷艳中,告诉我一个事实:“叶飞,你昏迷两天了。”
“啊?”
“给你注射了镇静剂。”
“这么狠?”
“你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恢复常态的李柔,用冰冷口吻,将真相做了通知。
这句话,含义很多。
随后我才注意到,所在病房不是普通的单间,周围有着各种,说不明的医疗器械,
应该是,特护病房。
这…
感觉,真特么怪异。
此刻我精神头不错,刚还那李柔的胸调侃,可这前提下有了认知,原来死亡这么近。
不禁中,连连开口:
“我以为,只是昏迷了一会。”
“小时候我爸挣不上钱,我妈总爱生气,一生气心脏病就范,然后吃了药,在床上躺会就好了。”
“我以为…”
说着、说着,我声音小了。
不是怕,而是…
而是什么呢?
躺在病床上,找不到合适形容词,只能大概形容…
自言自语说:“我觉着自己,就像是一条在水洼中的鱼,觉着活得好好的,但…”
“闭嘴吧你!”
“啊?”
笔下生花的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77章 我以爲讀書
“鬼门关走一遭,但你活了,就被在矫情。”李柔说话时,五官表情透着股不耐烦。
眼眸中,像是写着一行字:多大个事?
她,真牛逼。
精品言情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 愛下-第177章 我以爲
安慰的话一句不说,就单单站在这,便足矣让我感刚刚酝酿的惆怅,瞬间瓦解。
果然,矫情会被鄙视。
而她又一次给出建议:“我知道接下来,你会犹豫不决,我还是那句话,建议你做手术。”
“不想。”
“不怕死了?”
“怕,但就是不想。”
“理由。”
“不想做药罐子,也不想像我妈那样,一直活在被人照顾的环境。”我给出理由。
这,实话。
可能是我这人不孝,很多时候挺烦自己妈的。
说话、办事,就没靠谱的。
但我知道,她本性不坏,不讲理是因为从小被身边人惯得,所以造成必然结果。
而这几天,我是真不痛苦。
无论是米露、小兰,甚至刚才李柔,她们方式不同,但目的一样,都是为我着想。
讲真!
潜意识中,憋得慌。
真不如痛痛快快的,有啥说啥。
而一旦做了手术,保命没问题,也不至于一怒就死,可那样的话,始终得活在照顾中。
时间长了,我也会变成…
变成让身边人难受,却又不得不忍让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