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六章 傾城到來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玄幻小說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線上看-第二百九十六章 傾城到來分享

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小說推薦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我卡在金丹期五千年
“为师说的是实话,如果只是单论下棋,为师确实不是你的对手。”老者漫不经心地落下一子,笑着说道。
“师傅,那你是不是该准备投降了吧?”少女捂着嘴,轻笑着说道。
对面少女的相貌极美,只是看起来有些娇弱,双眸流盼之间,有一股狡黠之意若隐若现。
棋盘之上,黑白子交错,只见白子的大龙已经被彻底截断,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白子各自为战,苦苦支撑,显然黑的子胜局已定。
“这盘棋还没下到最后,你又怎知胜负。”老者摇了摇头,又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离收官还有二十九手,我推演了所有可能性,师傅你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少女那双清澈的秀目不由得凝了一下,眼中仿佛有星光流转,略带疑惑地问道,“师傅,你该不会是想要赖皮吧?你可是答应过我,只要这盘棋我赢了你,你就让我出去历练的。”
“为师说话算话,只不过婉清,有时候,下棋不单单要看棋艺的高低,还要看你手中的棋子是否在关键的时候会不会背叛你…”老者笑了笑,云淡风轻地伸出右手在棋盘上轻轻一点。
“噌”
一道金光闪过,原本棋盘上几个关键的黑子瞬间便成了白色,连同之前所布下的白子,连成了一条大龙,对棋盘上的黑子形成了压倒性的合围之势。
原本占据上风的黑子失去了连接,瞬间被分割包围,支离破碎,一来一去之下,黑子的败局已定。
“师傅,你作弊!”少女跳了起来,大声叫道。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即将到手的胜利居然会以这种方式消失地无影无踪。
“为师怎么算作弊了?”老者淡定地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说道,“我们弈宗布局天下,如果连棋盘上的几个棋子都不能掌握,还谈什么布局天下?”
“你看,这盘棋还要继续下吗?”老者看了少女一眼,笑着问道
“…”少女的眼睛盯着棋盘看了好一会,眼中不断有光华快速地流转,并没有说话,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五分钟,少女才收回目光,没有好气地说道,“不用了,这盘棋我认输…”
她没有老者那种颠倒黑白的能力,眼下的棋局经过她的推演,已经断无翻盘的可能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到手的胜利落入对方的口袋。
“嗯。”老者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余子丢入棋盒,淡淡地说道,“既然你又输了,那么还是老规矩,乖乖呆在棋院里,哪里也不准去。”
“是,师傅…”少女乖乖地点了点头,无可奈何地说道。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有一只纸鹤从窗外飞入书房之中,在老者的头顶盘旋。
老者手指轻轻一点,一道流光闪过,纸鹤瞬间变成一纸书信,落在了老者的手中。
“咦!”老者一扫书信的内容,顿时发出一声惊疑。
“怎么了,师傅?”少女问道。
“隐世中有几只老鼠跑出来了。圣女让我们弈宗派一个人去处理此事。”老者看完书信,皱了皱眉头说道。
“那岂不是很麻烦。”
“麻烦倒不至于,不过是小猫小狗三两只,你师叔处理的来,只不过圣女的要求是派一个人盯着他们,以防万一…”老者沉吟了片刻,神色有些犯难,最终看向少女问道,“婉清,你愿不愿意替为师出去龙城一趟。”
“龙城…那个传说有九天武库的地方?”少女一愣,随即眼睛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不许她出门的师傅居然准备让她出棋院了。
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
“没错,那里有你师叔布下的一局棋。隐世的老鼠应该也闻到了饵料的味道,你只需要盯着他们,剩下的交给你师叔处理…”
“我要去!”少女急忙说道。

第二天一早,
叶萧推开自己家的房门想要出去买早饭,却看到拓跋倾城站在门口,一副正要敲门的样子。
只见,她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直筒长裤,上身是一件精致的衬衣,衬衣下摆扎在白色腰带里,胸部饱满,腰肢柔软纤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魅惑的女秘书。
“你怎么来了?”叶萧皱了皱眉头,说道。
“怎么,叶先生不欢迎我?”见到叶萧,拓跋倾城脸上顿时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笑着说道。
“如果你是想住我这里的话,那么我得告诉,我这里住不下了。”叶萧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真让人遗憾呢…不过,倾城听说叶先生房间里的床很大,我不介意和叶先生睡一张床的。”拓跋倾城凤眼眨呀眨的,舔了舔舌头,一脸妩媚的说道。
她的声音酥软,仿佛天生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诱惑。
只不过,叶萧丝毫不为所动,就像是没有看到拓跋倾城一般,平静地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要出门了。”
“等等。”见到叶萧要走,拓跋倾城急忙说道,“叶先生还没有吃早饭吧?我给叶先生带来了紫河九珍酥,爆肚银丝面…”
说着,她从背后拿起一个半米多高的食盒,在叶萧的面前晃了晃。
一股诱人的香气从食盒中传出,让人食欲大开。
“进来吧。”
叶萧接过拓跋倾城手中的食盒,向着屋里走去,淡淡地说道。

不一会儿,原本空荡荡的餐桌上,摆满了拓跋倾城带来的美食。
餐厅里弥漫着一股美食的香味。
“哇,好香啊!叶萧,你又点外卖了吗?”玉铃儿被香味吸引,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好奇地道。
“叶萧你买了早饭了吗。”荣小雅从房间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拓跋倾城,不由得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叶先生让我进来的,我为什么不能来呢?该不会你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女主人了吧?”拓跋倾城笑着反问道。
荣小雅不由得被问得一时语塞。
这地方是叶萧的住所,她自然是没有权力赶叶萧的客人走。
“好了,说正事,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叶萧吃了一口玉鼎隆的翡翠烧麦,云淡风轻问道。
对于拓跋倾城和荣小雅两人的互怼,叶萧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不过,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打断她们俩,自己这顿早饭可就吃不安稳了。
“镜主让我带来了一个消息,倾城觉得叶先生会感兴趣的。”拓跋倾城笑着说道。
“什么消息?”叶萧一边吃,一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