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南有嘉魚兒-第二百一十二章 約見

Home / 現言小說 / 精彩都市异能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南有嘉魚兒-第二百一十二章 約見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傅酒在信中诚恳地请求沈洛殊帮她忙,沈洛殊看在眼里地却不是求助,他仿佛看见了傅酒柔弱无助的样子。
房间外,张志勇在一旁站着等候,韩雪娜微微咬着唇瓣,时不时的瞥着张志勇。
“傅小姐,快临盆了吧?”韩雪娜主动开口问道。
张志勇点点头,“霍太太已经七个多月了,快了。”
韩雪娜摸了摸身旁儿子毛茸茸的发顶,物是人非,想当年嘉恩是她力保下来的,即使他的父亲不想要他。
然而终究是血缘最大,韩雪娜可以看出来沈洛殊对这孩子的喜爱。
良久,沈洛殊从房间里出来,韩雪娜和张志勇围上前,“张镇长不用担心,本帅一会便下令安排此事。”
张志勇松了一口气,韩雪娜却是吊起来心,“洛殊,没什么大事情吧?”
沈洛殊面无表情,拿起身旁的军帽戴上,“本帅要去一趟榕城。”
“张镇长一同回去吧。”
张志勇跟在沈洛殊后面,留下韩雪娜咬牙切齿看着沈洛殊离去的背影,她摸着沈嘉恩的毛绒发顶,心脏几乎要被爆炸。
林深被关押在榕城的地牢,殊不知已经有人偷偷地将林深带回了尤系军阀地盘。
榕城第二日炸了天,林深消失了,沈宗泽下了死命令让霍御乾彻查此事,沈军给的情报是林深被押送到了尤系地界。
尤系军阀可不是如同其他军阀般,实力非同一般,仅次于沈军实力之下,所以,沈宗泽也不敢让霍御乾轻举妄动。
霍御乾接了命令后,悄悄动身去了尤系地界,傅酒的生活终于自由了。
张志勇与沈洛殊到了榕城,紧接着张志勇去了别墅给傅酒报信,“霍太太您放心,沈少帅已经出手救人了。”
傅酒这下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她以为林深消失,是沈洛殊出手相助的。
“那个…..霍太太,沈少帅也来了,他相约您见一面。”张志勇吞吞吐吐犹豫道。
傅酒挑眉,这几日在别墅里,她已经养回了之前七分样子,天生的好皮肤恢复的特别快,脸上现在滑嫩的像剥了皮的鸡蛋一般。
柳叶眉弯弯,眉梢显着温柔姿态,杏眸依旧是清澈动人,一颦一笑都亦如从前一样。
“好,在哪里?”傅酒答应了,换了身体面的衣服,随意挽了头发。
等了许久,沈洛殊将傅酒等来了。
她比上次见的时候气色好了许多,当他的视线滑过傅酒高高隆起的肚子时,不觉发现的闪过一丝厌恶。
精品言情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二百一十二章 約見相伴
精彩言情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起點-第二百一十二章 約見熱推
傅酒身穿藕色的宽松旗袍,头发用丝带束在脑后,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洛殊。
傅酒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
仿佛不是人妇的样子,亦如当年他在桥上遇见她时一样。
“好久不见了,多谢你了沈少帅。”傅酒声音细腻,真挚的语气道谢。
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向她细望了几眼,沈洛殊站起身来。
“酒儿,哪里的话。”沈洛殊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两个人坐下来,相视了一会子,便觉着气氛有些尴尬。
沈洛殊率先开口道:“林深的事情,你放心,他不会有事情的。”
傅酒点点头,低声道:“嗯,我信你。”
“他…..对你好吗?”沈洛殊表情似乎很是迟疑地才最终问出了这句话。
他眸子里,满是对傅酒温情盈光。
傅酒实话实说道:“我们,有些事情上意见不合,所以,也就这般了。”
沈洛殊皱了皱眉头,深情道:“如果,受欺负了,告诉我。”
傅酒尴尬的笑了笑,转走话题,“雪娜,是被你接走了吗?”
沈洛殊点点头,傅酒继续道:“她很爱你,看嘉恩这孩子,就知道了。”
“我已经决定让孩子认祖归宗了。”沈洛殊说道。
“那雪娜呢?如果可以,应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的。”傅酒紧接着问道。
“她,我会好好对她的。”沈洛殊含糊其辞,傅酒看在眼里,为韩雪娜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尤军地界
带走林深的不是沈洛殊的人,而是尤军。
据说是这是尤家大小姐特此找人救回来的人,霍御乾没想到这林深一个反.国.分.子还能与尤系的人扯上关系。
“霍大帅,好久不见啊。”尤大帅身边的副官早早就收了信,在火车站堵着霍御乾。
“是啊,好久不见,”霍御乾淡漠的回话,“本帅此次前来是缉拿要犯回榕城。”
“哦?早就接了上头的命令来,这不尤大帅直接把兵都送到这,由您遣使。”王副官嬉皮笑脸的跟他对话。
霍御乾点点头,跟着王副官去拜见尤大帅。
大帅府
“尤叔叔。”霍御乾语气疏离却不失礼貌。
“呦呵,上一次见你你还是十八岁的乳臭未干的小子!每想到今日再见已经接了你老子任了。”尤大帅五十迟暮,却仍有着年轻时的霸气姿态,神情依旧是多年不变的严肃。
“家父年老,想要享受天伦之乐罢了。”霍御乾回答着。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笔趣-第二百一十二章 約見閲讀
“本帅知道,你是来要人的。”尤大帅直白简明的开门见山。
霍御乾冷冷地看着他浑浊却透着阴戾的眼睛,“呵,大总统的命令是吧…….”尤大帅冷嘲了一声。
“唉,贤侄啊,一朝不见傍上了大总统,但是,叔叔可得提醒你,要小心哦…..”尤大帅说着阴阳怪气的话,话里之意是嘲讽霍御乾做沈宗泽的一条狗,若是能与他联手,或许,这国就要变天了。
“叔叔的教诲我谨记在心,至于林深之事,恕贤侄不能从。”霍御乾语气很是严肃,脸色已经是有些阴沉了。
尤大帅狠狠一拍桌子,“哼!霍御乾!小小屁孩,你敢跟老子叫板!”
“人,本大帅是不可能放的。”
霍御乾嘴角露出淡漠一笑,“尤大帅,既然您不想放人,我还得交差,或许我们有迂回之地。”
“说!”尤大帅冷哼一声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