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965章 殺了你閲讀

Home / 都市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能看到準確率-965章 殺了你閲讀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这看似薄脆的风墙,实则有着几十级台风的暴烈,被困入其中的人,就像是被监禁在牢不可破的铁牢里一样。
钟全心惊肉跳,要知道他可是金丹期的修士。
而陈靖不过也是金丹期而已。
可陈靖这随意施展的手段,竟能将他死死困于其中,丝毫无法脱困。
这是何等手段?
而且,这驭风的手段,陈靖又是如何掌握的?
‘我自小只见过五行属性,风之属性,听过未见过,难道这秦枭,本身还藏着风之属性?’
钟全心中惊疑不定,见闯不出去,只好赔起笑脸:“曼陀峰主,您这是何意?小人只是个传话的,您若对那几个人怀有恻隐之心,大可去三足天广场将他们救下来。这事情完全与小人无关啊。”
只见陈靖冷笑着,目光往向三足天广场的方向,淡淡说道:“我本来想慢慢解决天域的事情,可现在看来,总有些人喜欢加快节奏,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顺着你们的节奏来了。”
说完,他嘴中轻轻吐出【真空领域】四个字。
当这四个字刚念出口,那四方体的气流空间里猛然一下空气完全被抽干。
钟全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肺脏干瘪了下去,干瘪了没一会儿,又重新扩大,包括他的身体也一点点的涨了起来。
看起来像浮肿,更像充气的气球。
变大的速度在持续,他隐隐感觉自己即将会就此炸裂开来。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曼陀峰主……曼陀峰主……这不关我的事,不关……”钟全眼睛珠子几乎都要爆了出来,临死前使劲力气呼喊却只能发出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
“上次没杀掉你,是你幸运,可你不知死活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来。你说这次我岂能再放过你?”陈靖盯着他,冷笑着。
钟全听到这话,本就鼓胀的眼睛珠子更加鼓胀了起来。
是他!
居然真的是他!?
“你……是你……你就是当初那……那……”
嘭~!!!
钟全的话还没说完,真空领域的力量突然加强,金丹境界的钟全直接爆炸成了一团血沫。
杀了钟全,陈靖凝视着三足天的方向。想了一会儿,先是回了朝阳阁,将丝雨喊了出来,将她送入了画卷空间。
丝雨怀着他的孩子,他担心待会儿若是动手,若有人动歪心思,肯定会来抓丝雨要挟他。
他将丝雨提前送入画卷空间,就是为了做一份保险。
至于阮凝香,他就没有这么做了。
阮凝香虽然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但她与丝雨是不同的。
丝雨只是个侍女,而她出身瑶池名门之后。待会儿就算三足天那边打了起来,也不会有人来抓她去要挟陈靖。因为得顾及瑶池那边的关系。
收起画卷后,陈靖连续施展了几次【白鹤冲天劲】。如一道闪电,降落在三足天广场。
当他落地之时,见这广场里已然是有很多人先一步到了。
目光所及之处,白诚鹏、白石敬、赵天鸿、赵王孙、瑶池老母,甚至连秦天海也来了。
一大群的人,几乎整个三足天的高层首脑都在这里。
这些人在三足天广场的左侧,而三足天广场的右侧,则竖立起了5根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面都绑着一个人。
四男一女,他们的身上血痕纵横,看起来都奄奄一息了。
陈靖落地后,也丝毫不在乎别人目光地打量了这四男一女一眼,同时还感应了一下他们的气息。
然而,那左侧的人群里,这时一个白发男子走了出来,拍手道:“很好,曼陀峰主来得很准时,既然来了,那么这斩首行动也就可以开始了。”
此人,正是钟逆阳。
他脸上带着冷笑,说话之间也是在观察着陈靖的脸色变化。
“这5个蝼蚁,妄图颠覆天域,以人间蝼蚁之躯,竟用我天域高手的金丹,继承其修为。如此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必要对他们处以极刑,让他们尝到天域法则的厉害。”
他振臂高呼,声音响彻整个三足天广场。
左侧那群看戏的人,其实关注的重点并不在那5个蝼蚁的身上。
因为那区区蝼蚁,也根本没资格让他们重视。
只不过钟逆阳这次捣鼓出的这场【斩首行动】,貌似是刻意针对曼陀峰秦枭的,这才让这些人稍微来了点兴致。
陈靖也不理他,挥手一划,一道劲气化成刀刃,要去切断5人身上的绳索,将他们释放下来。
可钟逆阳却是眼疾手快,身影一飘,同样挥手放出一道气劲,将陈靖的真气化刃给挡了下来。
“曼陀峰主如此心急,难道是想亲自动手杀掉他们么?若是如此,待会儿自当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亲自斩下他们的头颅,如何?”钟逆阳笑道。
“你搞这么多名堂,无非就是想冲我发难。有话直说就是,也不必跟我绕什么弯子玩什么手段。我把话放在这里,这5个人,今日只要有我在,便谁也不能杀了他们。”陈靖说道。
“哈哈哈哈,曼陀峰主倒是好气魄。”
钟逆阳倒是没料到陈靖会这么直接。
但这种直接对他来说是好事,他当然也不会拒绝。
当即,他就对白石敬拱了拱手,又对着其他人依次拱手,高声道:“诸位,接下来可就要听好了。我要说的事,既关昆仑,也事关整个天域。至于真伪,诸位可自行判断。”
说完这句之后,他就指着柱子上被捆绑的5个人,说他们的来历与身份。
说完之后又指着陈靖,说陈靖这具身体的原本的身份与来历,以及跟这5个蝼蚁的关系。
“你们所有人都认为当初秦枭因为病重,所以夺舍了一个蝼蚁,抢夺了一具新的身体。但是,你们可有人想过,当初秦枭真的成功了吗?
夺舍之后,这具身体,到底是陈靖,还是秦枭?
秦天海,你是秦氏一脉的族长,你可有往这方面去猜想过?”
钟逆阳高声问话,目光投向秦天海。
秦天海却虚眯着眼睛,既不答话,也不问话。
他也是被请来看戏的,起初也不知道看什么戏,这会儿发现事关秦枭,他当然不会轻易表态。
钟逆阳见他不答,就转而去问白石敬。
陈靖也不与他废话,突然从他身边闪过去,就准备亲自将5人从石柱上接下来。
然而这一次,他还没靠近石柱,一道烬灭之光霎那间激射过来,截断了他的去路。
他顺着那烬灭之光射来的方向一看,只见白诚鹏冷冷的注视着他。
与他喝道:“话没说清楚之前,你敢靠近这5个人,我就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