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血神教传承的诸多秘术灵诀,能吸纳气血磅礴的生灵鲜血,从鲜血内提炼力量。
但,许多大妖和外域凶兽,兽体中的浩荡力量,其实分散于血肉,筋骨和脏腑。
血肉、筋骨和脏腑所藏的浓烈气血,血神教的炼血秘术,并不能有效地吸取转化,收为己用。
安梓晴这次受创严重,急需庞大的血肉精气,来恢复自身的力量。
而通天商会,先前为了让不死鸟的死亡巢穴运转正常,将大部分储备的,能直接提炼的精血,全都交给虞渊熔炼之后,通过陈青凰作用在死亡巢穴。
这也导致,商会此刻的储备严重不足。
剩下的,只是一些等级不太高的凶兽血肉,还有如食肉灵草般的异物。
安梓晴参悟的炼血秘法,并不能从中,直接精炼出血肉精气。
她的的确确,需要去依仗虞渊的那座“生命祭坛”。
哧啦!
赤红如血晶般的“生命祭坛”内部,一株株形若章鱼般的植物,被碾为血沫粉尘。随着祭坛的轻轻旋动,溅射出点点黑色、深褐色的沉淀物,和不少凝固的血块,里面全透着令人呼吸都不顺畅的污秽力量。
安梓晴一缕魂念感知,都觉思绪拥堵,气机不稳。
虞渊也暗自皱眉。
他判定出,这些食肉异草就是被污秽的植物,内部剧毒沉淀,还充斥着太多有害躯体和魂魄的异能,安梓晴如果不是通过他,真就无法炼化。
除了他,可能天藏持有的那座“血灵祭坛”,全面运转以后,能消融掉。
须臾后,有千丝万缕的各色血雾,从那座赤红祭坛蒸腾出来,因他心神的牵扯,纯净的气血能量纷纷融入安梓晴胸腔。
哗啦一声,安梓晴那具姣好的酮体,再次被紫色神甲覆盖。
本来略显幽暗的修炼室,因她那件奇异的神甲,绽放出明亮的紫色辉芒,一下子变得梦幻迷离起来。
丝丝缕缕的血雾,环绕着她,被她身上的紫色神甲,如海绵吸水般吞没。
没多久,安梓晴原先因气血不足,而显得过于白皙的脸,就多了几分健康的红晕和血色,这让她看起来更为明艳和光泽。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推薦
她本就貌美,当年在暗月城的虞家,乃刻意调整面容,才显得不太夺目。
若是当初不做任何遮掩,她的美貌,怕是早就闻名整个银月帝国了。
多年以后,她以血神教的神女身份,以原来的形象行走在浩漭天地,瞬间就变得万众瞩目,不知多少所谓的青年才俊,因她而魂萦梦牵,夜不能寐。
尊贵的身份,恐怖至极的修炼天赋,狠辣聪慧的头脑,配上绝美的容颜,她俨然成为了寂灭大陆,最最耀眼的新一代女神。
柳莺,陈清焰等人,都暂时被她比了下去。
“我后来才知道,我爹原先的想法,是要撮合你我。”
借助紫色神甲的玄妙,汲取血雾内的浑厚血肉精气,滋养气血小天地,那七个血池的安梓晴,美眸中忽现异样涟漪,“只是呢,我一直瞧不上你……”
她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地,凝望着虞渊。
虞渊浑然不觉,没有搭一句话,依然心神沉浸,运转着那座“生命祭坛”,将更多的血雾蒸腾出来,助她恢复肌体。
“你是不是怕我?”
安梓晴挑衅地,突然凑近了一些,明眸大睁地瞪着他。
“怕你?”虞渊咧开嘴。
“暗月城时,知道我是血神教的人,且有着阴神境的修为,是不是很意外?那时候的辕莲瑶,弱的就像是我脚下的蚂蚁,一不小心就踩死了。”安梓晴说这句话,绝美的脸上,写满了骄傲和自负。
“即便是现在,她在我眼里,也一样弱小。”
超棒的小說 蓋世笔趣-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熱推
不屑地嗤笑一声后,安梓晴自顾自地说:“也就初入魂游境不久罢了,不论在浩漭内部,还是天外星河,她要是不慎撞上我……”
呼!
旋动着,不断释逸着血雾的“生命祭坛”,悄然间止住。
头顶祭坛的虞渊,平静无波的眼睛中,渐现寒意。
仔细去看,仿佛有一条条剑意凝炼的蛟蟒,即将从其瞳孔内部咆哮而出,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生灵,撕成碎片。
安梓晴毫无惧色地,和他对视。
然后,她清晰地看到,虞渊眼瞳的剑意蛟蟒,还在不住地发生变幻。
慢慢地,如衍变为曾在星烬海域短暂现身过的溟沌鲲,释放出震慑众生,让星河深处的诸天神魔,都叩拜臣服的古老气势。
看了半响,安梓晴突冷哼一声,道:“怎么?怕我杀了她啊?你要知道,她如今在赤魔宗修行,而赤魔宗所在的阵营,和我们是对立的五大至高势力!她除非背弃赤魔宗,不然就是我们的敌人!”
“别说我了,就是你见到她,都是兵刃相见的局面!”
“虞渊啊虞渊,我知道你对她下不了手。所以呢,我是出于一番好意,想替你解决隐患。什么辕莲瑶啊,陈清焰啊,赵雅芙啊,你念旧情不好杀,我都可以代劳的。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心慈手软。”
“唔!”
她一句话没说完,已被虞渊扣住雪白脖颈。
大伤未愈的她,根本不是虞渊的对手,感受着那只手的力道,安梓晴心底微寒,冷冷瞪着他,以心声喝道:“怎么?你难道现在都没想清楚,以后该如何面对?我说的那些画面,在将来,是有极大可能成为事实的!”
“若有一天,当真遇到辕莲瑶,陈清焰,赵雅芙她们。我会怎么对待,要看我当时的处境,看她们如何对待我。”虞渊神色冰冷,“不过,如果有人胆敢,在没有征求我的同意之下,故意寻找她们,袭杀她们,我不管他是谁,都不会饶恕。”
蓬!
话落后,安梓晴被他随手甩落到,通往下一层的楼梯口。
……
离了虞渊所在的楼阁,安梓晴随初灵鬼王,去了通天商会另外安排宾客的区域。
“何必挑衅他呢?”
初灵鬼王很不解,因安梓晴处于虚弱状态,这阵子他一直陪伴左右,暗中守护。
虞渊和安梓晴的那番争执,并没有刻意遮掩,所以他也听见了。
“有他在,你后面的恢复,将会顺利的多。”初灵鬼王摇头,“真是弄不懂你。”
“我终究会痊愈的,他只是加快一些罢了。”安梓晴表现出来的,居然是不在意,“这儿是千鸟界,有那么多强者在,我出不了岔子。随着更多外域强者抵达,精炼的鲜血,会陆续出现,我其实不担心。”
“你和虞渊过不去,没必要的。”初灵鬼王很认真地说,“你自己也知道,在重伤后,以秘法呼喊他的名字。这说明,在你内心深处,觉得他是安全,是值得信赖的吧?”
“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安梓晴翻了一个白眼。
少年帝王形态的初灵鬼王,冷哼一声,“我比你爹活的都久!”
“我就是看不惯,他处处袒护辕莲瑶,还有那几个女的。”安梓晴撇嘴,“恰好,那几个都是敌人。呵呵,就算我不动手,我略施小计,也有别的强者,取了她们的性命。”
“这是,所谓的……吃醋?”初灵鬼王讶然。
“不是。”安梓晴摇头否认,“我是帮助坚实盟友,悄悄剔除隐患,免得他误入歧途,被女人给祸害了。”
“你也是女人。”
“闭嘴!”
……
又过了几日。
静坐着,以“阴葵之精”精炼魂魄的虞渊,陡然惊醒。
他心脏狂跳,气血小天地的那座“生命祭坛”,反常地高速旋转。
暗自琢磨了一下,他以心神沟通虞依依,询问里头的寒妃,有没有什么异常。
等他知道,寒妃依然在凝炼那口“暗域寒井”,和冰魄寒晶碎块时,虞渊反而更加不安了。
不是寒妃,那是……
一道身穿帝王服饰,头顶凤冠的身影,鬼魅般现身。
“溟沌鲲该是踏入湮灭星域了。”
陈青凰停住之后,珠帘底下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下,温声说:“溟沌鲲因为和五大至高势力,从来都是对立面,所以通天商会和神魂宗,都不排斥他。不然的话,星烬海域那场变局发生后,他也不会顺利出去。”
虞渊缓缓点头。
他也相信,当年叛出魔宫的黑浔,也存着释放溟沌鲲,让溟沌鲲搅乱浩漭的心思,不然这头在浩漭大世界,不知道被封禁多少年的星空巨兽,不可能脱困。
“黎会长,和他以前就相识,叫蔺竹筠的丫头,能在湮灭星域现身,定然也有两者在背后筹划。”陈青凰站着,低头看向坐下的他,“溟沌鲲对你,该是一直有什么算计,你留心一点。”
“我知道。”
陈青凰又倏然消失,仿佛从未来过。
……
枯亡的大地,恢弘壮阔的巨大宫殿群中。
一块高耸的岩冰,闪耀着眩目的冰光,一缕缕的奇异血芒,在那岩冰内飞窜不定,令岩冰渐显裂缝。
呼!呼呼!
没界壁的死寂天地,寒风呼啸,外域的一股股极寒冰流,似受到那岩冰的吸引,疯狂地涌入,然后汇聚向岩冰内。
不知过了多久。
喀嚓!
岩冰一块块地炸裂,一道气息冷冽,眼神绝情绝性的身影,骤然破冰而出。
她慢吞吞地活动着胳膊,手腕,以她为中心,方圆百里内的大地,悄然结冻,化作一个酷厉的冰雪天地。
“千鸟界。”
她眺望着幽暗星河,辨别了方向,凝为一道寒电,瞬息千万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