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es熱門連載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一十章 自古紅衣多磨難看書-t53qw

Home / 玄幻小說 / atles熱門連載小說 塵封九界-第二百一十章 自古紅衣多磨難看書-t53qw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尘嚣一指中,蕴含着莫名的道,这股道在陈二脑海不断翻腾。
“呃……啊……”
陈二疼痛难忍,目眦尽裂,身上黑焰不断升腾,怒吼声形成层层气浪,将周围碎石推飞。
刚才的战斗中,这座大山已经坍塌,在陈二吼声中,坍塌的大山又渐渐下沉,形成了一片谷地。
过了许久,陈二吼声越来越小,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弱。
尘嚣对着他大吼一声:“还不快快醒来!”
声音振聋发聩,直击进入陈二心底,撞击在他沉寂的意识上。
然后陈二一只眼睛的黑焰消退,回归清明,头上半边发丝也变成了黑色,左右手如同两个人控制,不断向对方出招。
这种怪异维持了许久,终于在陈二一声尖啸中安静下来。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传来,已经回归正常的陈二缓了缓神,这才朝着尘嚣缓缓一拜。
“谢前辈。”
尘嚣点点头,眼中有些赞许。
“虽然有我出手帮忙,但你们第一次交锋,仍算是你压制了他,不错!而且你我之间也不用说谢字,若是深究,谁谢谁还不一定呢!”
陈二皱眉,疑惑的看向尘嚣。
尘嚣捋了捋胡须,慈祥的说道:“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已经长这么大了。”
“前辈见过我?”陈二问道,心头疑惑更重。
“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尘嚣哈哈大笑一声,却没有多做解释,只是高深莫测道:“有些事,你早晚会懂,不用强求。”
“不过以后,你需要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再被愤怒和绝望所控制了。”
陈二眼中有些悲意,扭头看向昏迷的东方以惜和死去多时的东方以若,抽了抽鼻子,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
他脸上挂满了泪水,颤声道:“我……尽量。”
“哈哈哈哈!”尘嚣见陈二的表情,觉得好笑,高声道:“你觉得,这小姑娘死了?”
陈二一愣,紧接着眼睛里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不敢相信的说道:“难道以若她……”
尘嚣点点头说:“的确,对于你来说她是死了,可这世间,总有一些超出你认知的东西。就比如,在我眼里,她还是能救一下的!”
陈二听完顿时噗通一声跪地。
只婚不爱,绯闻娇妻要离婚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有的东西,比男儿膝下的黄金还要贵重。
尘嚣微微错愕,无奈一笑,摇摇头道:“多亏我当得起你这一跪,否则换个人,还不得折了阳寿啊!”
陈二没管尘嚣的打趣,满脸泪水哀求道:“求前辈出手救下以若,只要前辈能救活以若,陈二此生愿为前辈做任何事!”
尘嚣听了陈二的话,不仅没有开心,反而眉头拧成麻花。
“愿为任何事?那可违心?”
陈二一愣,只是稍稍挣扎一下,便重重点头道:“可违!”
听到陈二的回答,尘嚣眉头皱的更深了。伸出右手,掐指算了又算。
最后,脸色大变。
过了好久,才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今天我便帮你救了这女娃娃,以后你要好自为之,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莫要负了我,莫要负了这方天地啊!”
尘嚣刚说完这句话,天地间便传来一丝悸动,只不过被他随便挥了挥衣袖打散。
只可惜陈二修为太低,加上救东方以若心切,不仅没有感受到这丝悸动,就连尘嚣最后的话都没有听进去。
片刻后,陈二同被尘嚣唤醒的东方以惜守在一旁,看着眼前模糊不清的地方,神色不安。
“年轻人,不用担心,尘嚣老头既然说能救得活,那就是救得活。”红衣姑娘安慰道。
陈二瞥了一眼这位看起来大不了自己几岁,但口口声声喊着自己年轻人的女人,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眉宇间的不安一丝都没有减少。
只听闻世间有大药,可肉白骨,活死人,却没听过世间有仙术,可起死回生。
红衣姑娘安慰陈二一句后,转过头,同样看向模糊不清的地方,喃喃道:“天下色彩千千万,自古红衣多磨难,希望你也能撑得过来吧。”
尘嚣在救东方以若之前,出手将附近的空间规则打乱,所以外人看上去,这里有些模糊不清。
里面,东方以若已经悠悠转醒,听着尘嚣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满脑袋都是问号。
自己不是在突破境界么?
这是在哪里?
眼前的人是谁?
陈二和姐姐呢?
尘嚣口中东拉西扯的说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话,眼睛里满是挣扎。
我 只是 想 安靜 的 打 遊戲
最后,他终是叹了一口气,对着同样为红衣的东方以若说:“小姑娘,我不想瞒你,刚才你已经死过了一次,我救了你。”
东方以若愣了愣神,怀疑的看着眼前佝背老人。
清澈的眼神,让尘嚣再次犹豫了。
“虽然我不知道前辈说的是真是假,但前辈有事可以明说。”东方以若开口说道。
她看出了尘嚣眼中的无奈。
尘嚣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之所以救你,是有私心的。”
东方以若好奇的看向他,尘嚣却突然问道:“你爱陈二么?”
东方以若又是一愣,脸上挂起一抹绯红,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么?”尘嚣又问。
东方以若还是点点头,这次没有任何犹豫。
尘嚣直直的盯着东方以若,仿佛要看穿她心里的想法,再次问道:“如果,再让你死一次呢?”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听的不是很明白,但东方以若心头有些沉重。
咬咬牙,她还是说:“我不知道前辈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我也不敢保证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敢不敢这样做。”
穿越之祸水小狐狸 幻紫星辰
满眼凝重的看了尘嚣一眼,东方以若继续说道:“但是现在,如果陈二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愿舍身相救。”
尘嚣点了点头,有些欣慰,又有些心酸。
“那我便教你一种功法,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陈二失去了理智,变得让人恐惧,那你可以催动这功法救他。”
“但是催动这功法,是以透支你的生命为代价,所以我还是要问一句。”
“你,愿意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