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po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03章 太虛的位置(3-4)展示-9ckym

Home / 玄幻小說 / zppo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03章 太虛的位置(3-4)展示-9ckym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陈夫点了下头,说道:“落霞山是个好地方。”
燕牧哪里听得懂圣人之言,只是点头附和道:“是是是……圣人若是有空,随时来寒,寒舍做客,我……我一定,好,好招待。”
陈夫目光转移到陆州身上,问道:“我向来不相信什么运气,能得紫琉璃,必有一番手段……如何称呼?”
到现在为止,陈夫还不知道陆州怎么称呼,中间顿了一大会儿才问出口。
“老夫姓陆,来自金莲,魔天阁。”
燕牧转头,咽了下口水。
形象减弱一分。
并蒂莲自古以来便有不与外界来往的规矩,这是陈大圣人定下来的,数万年来,从未改变过。大翰六大真人,也默守着这条规矩。东都和西都原本是两国都城,分别是两莲的核心之地,大战之后合并,战争对并蒂莲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为休养生息,陈夫与太虚约定,不再过问外界之事。
这突然来了一位金莲修行者,年轻一辈,难免有抵触心理。
陈夫表情如常,不仅不怒,反而微叹了一声,道:“终究还是来了。”
陆州说道:
“人总是喜欢留有念想,如同男人一样,嘴上说着专一,暗地里却惦记着邻家的姑娘。”
燕牧:???
越发听不懂了。
我真是大赢家 陈二发
算了,糊涂点也好。
“老夫所指,符文通道。”陆州补充道。
陈夫不可置否,说道:“天下本为一体,永远不可能断绝干净。”
陆州点头,认同他这个说法。
好不容易找到圣人,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于是陆州说道:“今日前来,除了请教复生画卷的事,还有一事请教。”
陈夫侧目,余光掠过陆州从容的表情……
这是“请教”?
陆州开始问道:“老夫一直很好奇,人人畏惧太虚,敬畏太虚,人人都说太虚就在未知之地,却从未有人找到过太虚。那么……太虚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已经重复很多遍了,越来越接近答案,答案就越显得离奇不靠谱。
陈夫回身,说道:“天上。”
还是那个答案。
陆州说道:“天上?”
燕牧本能抬起头,看到的只是晴空万里,还有少许的飞禽,掠过天际。
偶尔有展翅百丈,千丈的凶兽,划过远空,一闪即逝。
陈夫叹息道:“九莲之中,知道此事的人,早已归天。你们不知道,也属正常。”
见他语气笃定,陆州将信将疑。
“如何找到他们?”陆州问道。
陈夫奇怪地看了陆州一眼,说道:“你为何执意要找到太虚?”
陆州没有立刻回答他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自我感觉,冥冥中自有注定。
就像是某种隐晦的驱动力,驱使着他去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天地桎梏?成为至尊?不想成为棋子?
也许都有。
陆州说道:“失衡现象加剧,九莲世界面临崩塌,修行界早已千疮百孔,太虚自诩人上人,不应该管一管?”
陈夫疑惑道:“外界的失衡现象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你在并蒂莲待得太久了。”陆州说道。
言外之意,太过落后,外界早已翻天覆地。
陈夫叹声道:“有心无力。难不成你想充当救世主?”
“老夫还没那么伟大。不过是自救罢了。”陆州说道。
陈夫点了下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回忆道:“十万年前,大地出现裂变,那时候的失衡现象,亦是惨烈。天下死伤者无数,生灵涂炭。历代先贤都想充当救世主,却最终惨死,不得善终。
“与天斗,其苦无穷。”
陆州摇头,不以为然道:“你高看太虚了。”
陈夫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身前的陆州……他已经数次重复这个动作。
他不知道陆州从何处来的底气,面对自己也好,面对太虚也罢,都是这般自负。
“你真的想找到太虚?”陈夫说道。
“没错。”
“给一个说服我的理由。”陈夫淡淡道。
陆州没有立刻回答他。
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香飘四溢。
天空中一如既往的平静,瀑布一如既往的热闹,秋水山一如既往的俊秀宜人……
这时,陆州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
大圣人的道之力量。
嗯?
敏锐的直觉告诉陆州,陈夫正在感知他的实力和修为,想要一探究竟。
陆州轻放茶杯,哒——
默念天书神通。
以得真身智神通故,能示隐无量无边妙真身,云令所化者亲近隐藏,能起种种神通,无所察觉。?
无量神隐神通。
四周陷入沉寂。
感知并未结束,他看到了燕牧像是被定格了似的,嘴巴微张,目光呆滞,像是栩栩如生的雕塑。他看到了附近的青袍弟子静止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看到了千丈瀑布凝固在半空中,水浪折射着骄阳的光华。
大圣人的静止能力,的确强大。
“以无量推演,能知不可知,能示不可示,种种法则变化……”
无量推演神通。
两种神通叠加之下,陆州的脑海中浮现一个个画面,那些画面如同艺术大师勾勒的史诗画卷,一幅幅划过脑海,有飞辇,有凶兽,有修行者,有强者,有弱小,有鲜血,有残肢断臂,有哭声……处处都是死亡。
推演没有停下,无数张陌生的面孔,不断地在脑海中重复,他们的结局都是死亡。
陆州有些不信邪,继续推演……
死亡,死亡,全是死亡。
直至画面陷入黑暗,推演停止。
“前辈?”
燕牧轻触陆州的衣角,将其从思绪中拉回。
宛如黄粱一梦,陆州转过头:“燕牧?”
燕牧指了指陈夫,说道:“圣人?”
陆州看了过去,发现陈夫一动不动。
也就是这时候,陈夫转过身来,说道:“想好理由了吗?”
陆州起身,负手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改变。”
陈夫略微疑惑。
陆州又道:“在你大限之前,做出改变。”
那无量推演神通,推出的结果,便是陈夫大限将至。
他不认为拥有圣人修为的陈夫,能够安逸接受这样的结局,哪怕他受世人敬仰。
燕牧:“……”
圣人能活多少岁月,确切地说没人知道,真人三万载,圣人十万载,也只是民间修行者估算。很多人活不了这么久,无法亲眼佐证这个说法,圣人又没有那个闲心,拽住天下苍生,告诉他人还能活多久,这似乎不太吉利。
不管吉利与否,生与死,终归要面对。
燕牧吃惊地看着陆州,看着陈夫……他怎么也没想到,陆州居然会当着圣人的面儿,说出这种话。
这话完全可以理解成挑衅。
陆州在燕牧心中的形象又降三分,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陈夫开口道:“好。”
燕牧:?
陈夫虚影一闪,出现在凉亭之外,道:“华胤。”
声音如常,却飘向远方。
不多时,华胤出现在凉亭附近,躬身道:“师父。”
“为师离开片刻,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
陈夫的身影一闪,出现在千米高空,离开了屏障。
燕牧羡慕崇拜至极,圣人就是圣人,眨眼间便是这般手段,大真人也得低头。
燕牧转头看向陆州……空空如也,哪里有陆州的影子,再抬头一看,陆州已经出现在陈夫的旁边。
两人同频率消失,同频率出现在千米之外,再一闪,消失在远空……
燕牧心里咯噔了一下。
华胤来到燕牧的身边,说道:“他是你什么人?”
“第,第一次见。”燕牧如实道。
“你觉得我会信吗?”
“真是第一次见。”
“最好老实交代,七星剑门已经解散,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华胤说道。
燕牧一慌,连忙伏地道:“我对天发誓,真的第一次见啊!”
华胤看着天空说道:“能与圣人一较高下,他修为很高。”
“这……我也没想到。”
“有如此高人在你身边,你竟还能输给七星剑门这样的废柴?”华胤摇摇头。
“……”
燕牧羞愧难当。
……
与此同时。
陆州跟着陈夫,出现在了一片荒凉之处。
停在虚空中,陈夫指了指下方,说道:“这是通往未知之地的符文通道。”
他落了下去。
陆州跟着一同落在了符文通道上,说道:“你要作甚?”
“很快,你就知道了。”陈夫说道。
陈夫操控符文通道,亮了起来,二人消失。
一刻钟之后,二人出现在空间昏暗的未知之地中。
未知之地的元气依旧紊乱不堪,天空迷雾涌动,四面八方散落着凶兽的尸体,到处都有凶兽的身影。
陈夫没有立刻走出符文通道的圈子,而是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闻嗅着未知之地熟悉的味道。就像是回到了“家”一样。
他满足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物是人非的场景和一切,重重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一切都变了。”
陈夫走出了符文通道。
双臂一展。
四面八方,千米之外,飞来五道光团。
回身一转,光团收入囊中。
陆州看得奇怪,问道:“何物?”
“传送玉符。”
陈夫右手抓住陆州的左手臂,说道:“走。”
他捏碎了其中一块玉符。
陆州顿觉空间扭曲,光华闪烁,就像是站在了符文通道中一样,但又有所不同。
再次出现时,二人悬空,看到了一道擎天巨柱,直径千丈,直插云端。
二人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下方群兽来回奔腾,上千头凶兽,正在相互践踏,争夺领地。
“此地名为‘赤奋若’,现名‘鸡鸣’,赤奋若天启之柱,支撑着这一片天地。看清楚了?”陈夫轻声道。
陆州沉浸于天启之柱的壮观之中,心中惊讶不已。
陈夫再次捏碎一块玉符。
光华包裹二人,空间扭曲。
二人出现在一插入迷雾的峰顶上,俯瞰前方山川大地,瑰丽山河。
同样直径千丈的天启之柱,屹立大地之上,高耸入云端。
不过凶兽倒是少了很多。
“此地名为‘摄提格’,现名‘平旦’,聂提格天启之柱,支撑这一代天地。如何?”陈夫问道。
陆州点头。
看着无边无际的迷雾,以及浩瀚的山川大地在,不得不感叹人类的渺小。
陈夫捏碎玉符。
二人转换场地,来到了另外一处虚空中。
“此地名为‘单阏’,现名为‘破晓‘,单阏天启之柱,支撑这一方天地。”陈夫介绍道。
陆州明白了过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天启之柱的作用,是支撑天地?”
“这便是天干地支的由来。”陈夫说道。
“……”
捏碎玉符,进入下一个场地。
这一次出现在了一片荒芜的地面上,四周死寂,树木凋零,空气稀薄,元气极少,压抑难受。
“此地名为执徐,现名为食时。”陈夫说道。
陆州问道:“为什么不延续以前的名字?”
陈夫回答道:“因为这是太虚的名字。”
“……”
“大地裂变以前,十大天启之柱所在的位置,便是——太虚!”陈夫说道。
这个答案令陆州惊讶不已。
没多久,他们进入了下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陆州熟悉,他一眼看到了镇南侯所在的绝杀林地,便率先道:“大荒落,现名隅中。”
陈夫疑惑说道:“你来过此地?”
陆州没有否认,轻点了下头。
陈夫说道:“玉符已经用尽,剩下的……五处天启之柱,还要看吗?”
他不认为飞来飞去,是一件舒服的事。
陆州摇了下头说道:“不必了。”
“剩下五处天启之柱,敦牂、协洽、涒滩、作噩。”陈夫说道,“最后一处,大渊献,位居最核心之地,横跨万丈!即便是我,也不会轻易进入大渊献的地界。”
陆州问道:“既然这里以前是太虚,那么太虚现在在哪?”
陈夫犹豫。
御用保镖 木匠少爷
大约沉默了数秒,陈夫说道:“抬头。”
“……”
天空中,迷雾涌动。
有双翅横跨万丈的强大凶兽,若隐若现。
人类的修行者常说,迷雾下方相对安全,迷雾的背后,才是最危险的地方……不是因为凶兽隐藏在迷雾中,而是因为太虚躲在背后。
PS:2合1,双倍月票期间,求票。谢谢了!最后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