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劍骨笔趣-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劍骨笔趣-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推薦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宁奕入东境大泽,击败韩约,这一战在大隋修行者的眼中,是将宁山主声名升到顶点的一战。
尤其是在天都不遗余力的推捧之下。
大部分修行者,是不清楚大泽究竟发生什么的。
宋雀夫妇的联手失利,雷云子的败退,极大程度的渲染了宁奕的实力。
在此刻聆听道法的大多数人眼中。
宁奕就是晋入涅槃境的大能力者!
事实上……即便尚未点燃涅槃道火,宁奕此刻所凝聚的“道境”强度,一点也不逊色于所谓的涅槃,甚至比寻常的初阶,还要更加强悍。
论道境,他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后天道胎,遨游长河。
一枚一枚道果,被宁奕从自己的剑河之中摘下,展化。
他带着所有聆道者,重新登了一遍“长陵”!
首先是山脚下,开山即立的浮萍星君,剑意如大江大河,萧瑟飘离,满腔孤勇。
紧接着,凛冽寒意掠过,冰粉万里,一剑冻城……
整座玄神道场,陷入一片寂静。
来自五湖四海的成千上万的修行者们,无人开口,齐齐肃静,他们感受着宁奕传递而来的剑意,即便不是剑修,亦是神情恍然。
低境界的,沉溺于剑道真相的玄妙。
高境界的,即便如叶红拂,也皱眉苦思,陷入顿悟。
更高的,宋雀先生,羌山老祖,地府老殿主,则是面带微笑,保持清醒,欣赏着宁奕的道果展化,颇有受益。
展化大道的那一刻,宁奕便沉浸在这玄而又玄的状态之中,神海的神火摇曳如花,如痴如醉,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觉。
……
……
“哗啦啦啦——”
蜀山后山。
洞府内水声潺潺,寂静幽雅。
千手替裴灵素细细梳着长发。
师弟开山讲道,她没有去玄神洞天,而是选择留在后山,陪着裴灵素。
讲道之后,宁奕便会公布二人婚约,让来到天神山的亲朋好友,大隋天下的诸位修士,做个见证。
那个时候,蜀山后山的部分影像,将会通过通天珠映射而出。
裴灵素,也会出现在大隋世人的眼中。
将军府裴大将军的女儿,未来的紫山山主,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出现了。
在这水帘隔绝的天地内,简单摆放着一面铜镜。
镜子里,映射出一位凤冠霞帔的绝代佳人,她唇中轻轻含了一片胭脂,小心谨慎地抿了一抿,然后抬眼望向铜镜,端详着自己的衣着妆容,眼中满是笑意。
对她来说,今日是很重要的日子。
夫君建立圣山,她须得好好打扮,仔细梳妆。
画眉深浅,胭脂薄厚,样样小心,事事仔细。
“也不知师弟的讲道,讲得如何了。”
千手站在丫头身后,端详着镜子内的那个女子,心想丫头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眉宇之间既有女子柔情,又有凛冽剑意,即便花了红妆,也遮掩不住剑修英气。
“他先前正与沉渊师兄聊着呢……”裴灵素声音很小,心底默默算了算时间,轻声道:“讲道应该快要结束了吧?”
千手笑道:“何不用那枚神奇的小珠子看一看?”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劍骨-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熱推
裴灵素也是一笑,取出了那枚白色念珠,捧在胸前。
神念浸入。
她看到了漫天风雪,演化剑意,是宁奕正在讲道时候所“看”到的画面,一条沉浮的大道长河,无数凝结的漂浮道果。
这是在带着聆道者,重登长陵,将剑意碑石一一演化。
登顶之后,讲道,便算是结束了。
都市言情小說 劍骨 起點-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展示
如今已是过半。
……
……
一辆马车,在玄神洞天山门之前被拦了下来。
“抱歉。”
一队负责把控天神山山门秩序的将军府铁骑,横在这辆马车之前。
铁骑将领礼貌性地拦住了小昭,语气冰冷道:“二位来晚了。宁山主的讲道已经开始了。”
驾驭马车的小昭皱起眉头。
她没有开口,也没有选择继续前行。
而是回头望向车厢。
一位黑纱裙女子,掀开一角车帘,望向寂静的山门方向。
“讲道开始了……”
没有人看清这位女子帷帽下的神情,没有人听清皂纱下的轻声自语。
“来的不算晚。”
徐清焰声音很轻,道:“我不是来听他讲道的。”
“恕我不能放行。”铁骑将领瞥了一眼马车,淡淡道:“道场秩序不容破坏,二位若真想入场,就在此地下车吧。”
小昭是一眼都不想再见那位姓宁的了。
见事态如此,她咬了咬牙,道:“小姐,我陪你走一遭?”
那位铁骑将领,忽然皱起眉头,端详了一眼车厢内的女子。
他忽而笑道:“这位可是天都的徐姑娘。”
徐清焰默默不语,只觉得此人有些熟悉。
“今日是宁山主与裴小主的婚日。”将领微笑道:“徐姑娘既然不是来听山主讲道的,那便是来献礼见证的。”
裴灵素,虽极少登临北境长城,但将军府上下,都牢记着裴将军的恩情。
天都血夜之后,裴将军陨落了。
他的女儿活下来了,那么……在追随裴旻的旧部眼中,她便是北境长城的小主人。
“我与徐姑娘在北境见过一面。”将领继续笑道:“我替宁山主送过信。”
徐清焰眼露恍然。
就是这位铁骑,替沉渊君提醒自己。
“世间因果,皆有注定,强求不来。”
再一次的。
这位将领以平静的,冷漠的,近乎于提醒的语调,再一次的说出了这句话。
徐清焰静静注视着对方。
如果放在一年之前,她一定开口了。
“若我偏要强求,如何?”
可是如今……
这番话,她已说不出口了。
不见徐清焰有什么的动作,整座玄神洞天山门,忽然之间被拉入了冰窖之中。
刺骨长风,掠过山门,吹拂铁甲,迸发出轻微的爆破轰鸣。
每位铁骑将士,神情都纷纷一凛,他们感受到了从天而降的巨大压力!
为首将领眯起双眼。
自己当初在北境湖泊看到的异象,果然不错。
天都的徐清焰,早已不是世人眼中所认知的那只笼中雀,她背负着神性,修行境界一日千里……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神女扶摇!
火熱都市言情 劍骨討論-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鑒賞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劍骨-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展示
不……她此刻展露出的压力,便足以让人忌惮。
“这番话,还是让大先生亲口对我说吧。”
徐清焰幽幽开口,将目光投向了山门之处。
二先生推着轮椅。
整座冰封的世界,随着沉渊君的到来,冰雪消融。
徐清焰的神性,冻结了马车之外的数十丈地界,青霜铺满地面,老树结了一层枯冰。
而木质轮椅吱呀吱呀碾过冰面,青霜溶解,枯冰化水。
石缝生出杂草,老树结出新的花苞。
沉渊君的轮椅,遥遥停在马车之前,他摆了摆手,屏退众人。
“千觞,不必陪我,我和徐姑娘单独一叙。”
见此一幕。
徐清焰走下马车,嘱咐道:“小昭,在山外等我。”
……
……
玄神洞天,山清水秀。
沉渊君坐在木椅之上,车轱辘缓慢碾过山石,徐清焰推着他,行走在山道之中。
“没有想到,大先生竟然愿意亲自见我。”女子低垂眼帘,自嘲笑道:“而不是将我直接逐出道场。”
对于执掌北境的将军府主人而言。
逐走她,又有何难?
“你既有勇气来到这里,焉有逐客之理?”沉渊君摇了摇头,道:“更何况,我不是这座圣山的主人,也没有权力替他下逐客令。”
或许是大先生态度出乎意料的温和,徐清焰沉默地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她问道:“大先生难道不厌恶我这样的人吗。”
沉渊君有些讶异地望向她。
“为什么要厌恶。”
徐清焰张了张嘴,不知该从何说起。
为什么……不厌恶?
“我很少会捎人传送口信。”沉渊君凝了凝神,笑着问道:“既然送了你那句话,为何会厌恶你。”
天海楼战役,接宁奕南下……徐清焰是来到北境长城最急切的那个人。
北境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这女子的心思,他又怎能不知?
徐清焰有些恍惚。
当初送信的真相,今日终于水落石出。
将军府大先生的赠言,本意中并无任何的厌恶,胁迫,要求,提醒……只是在告诉徐清焰一个简单的道理。
世间因果,皆有注定,强求不得。
时入云上高峰,时坠深渊谷底。
对于无法强求的事情……只需静待就好。
“大先生……”
女子鼻尖一酸,轻轻吸了口气,努力遮掩异样,声音沙哑地笑道:“是清焰唐突了。”
沉渊君何其敏锐,他沉默片刻后,便洞察了前因后果。
“千年长短,一念之间。”
人氣小說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五百二十一章 講道鑒賞
沉渊轻声道:“路长路短,看见就好。徐清焰,你是个好姑娘,离开天都,路还很长,不要走到歧路上。”
徐清焰一只手伸入帷帽,轻轻擦了擦。
“再往前去,便是玄神道场。”
沉渊君轻声道:“宁奕便在那里讲道。你去吧,不要吵到他人。”
女子轻轻嗯了一声。
讲道结束的那一刻。
宁奕睁开双眼,从浑然忘我的境界之中缓缓脱离而出。
在这一刻,他的心湖最是平静。
而抬眼的那一刹。
他看到一袭黑衫,默默站在玄神洞天的道场尽头。
微风吹过帷帽纱,露出白皙的下巴。
那女子默默站在人海之中,却比任何人都要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