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相伴

Home / 曆史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相伴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啪!”
精彩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展示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可谁知,当一名安府家将,吞吐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便被小队头儿,一巴掌打在脸上。
安胖子的秉性,他如何不知?
要是这话落入安胖子耳中,这名家将怕是当场就会被斩杀!
他这是在救他一命!
小队头儿,如何不知长安十二卫的精锐,怎能是他安府家将可比?
他们比安府的家将,更加的年轻,且血气旺盛。
也是骁勇善战之辈!
特别是唐王李易麾下大将,接管之后,更是把里面的蛀虫剔除,长安十二卫的战力再涨。
不再是好坏参差不齐。
而他们安府家将,皆是从安胖子麾下军中退下的老兵。
战力虽然也很强大,可奈何他们不在年轻。
火熱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讀書
体魄方面,比不上年轻他们许多的十二卫将士。
“头儿,我知错了。”而被打的家将,反而是低下头,神色惶恐。
“快去挡门,能挡住几时,就挡住几时。”小队头儿,拍拍家将的肩膀,自己也踏前一步,用背抵住大门。
同时。
在外面的撞门的十二卫将士,慢慢的也怒了,抬着圆木的胳膊,鼓起虬扎的肌肉。
“喝!”闷身大喝!
“砰!”圆木瞬间撞在大门上。
巨大的力道,直接使得安府大门,被撞开一道大缝隙。
“快破了。”燕一见此,眼眸闪烁着杀意,轻喝道,“孙副统领,上去搭把手,一击破之!”
“末将得令!”孙成山点头,踏步走向圆木,扭动着自己的双臂。
他乃龙武军副统领,武力值岂能低?
一臂当三人!
“听本将口令,一起用力!”来到圆木前,孙成山抱住圆木,看着大门喝道,“一,二,三,撞!”
“砰!”
“咔嚓!”
当口令一下,十数龙武军将士,齐齐鼓动虬扎的肌肉,配合着孙成山猛的能力!
一声巨响震耳。
安府大门便被撞破,里面抵门的家将,也被突来的巨力,撞的站立不稳,皆是摔倒在地。
抱着腿,还有胳膊痛呼。
“来人,将这些家将拉出去斩之!”安府大门一开,燕一负手踏步而进,斜眼瞟着门后的家将,口中响起冷漠之音。
“得令!”
燕一的将令下达。
一众龙武军瞬间扑向地面的家将,将他们擒拿在手。
直接吓得安府家将,连连嘶吼。
“啊!……”
“不要,我等可是安府家将,尔敢动!”
“龙武军,不要欺人太甚!!”
“放开我,这里可是安将军府邸,你们怎敢如此!”
此刻的安府家将,内心惧颤。
龙武军是认真的!
“可笑!”燕一冷眸盯着嘶吼的安府家将,语气冰寒的说道,“尔等抗旨不遵,死罪耳!”
说完,燕一再次迈动脚步,挥手道,“让他们闭嘴,免得惊扰四方百姓。”
“得令!”
龙武军再次齐应,伸出手掌将十数安府家将的嘴堵住,向着门外拉去……抽刀挥斩!
優秀玄幻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看書
“噗嗤!”
“噗嗤!……”
一刀刀挥下,头颅滚滚!
小队头儿在死前,望着被他打脸的那名家将,见他目光呆滞,面容上露出愧疚之色。
原以为救他一命。
到头来却还是逃不掉一死!
可谁让他们是安胖子的鹰犬,杀鸡儆猴,没有鸡就是犬!
直到现在安胖子都没有出面,小队头儿知道,他们是被抛弃了。
失望的闭目,等待龙武军挥刀斩其头颅。
当他脖颈一痛,没有意识时,安胖子终于带着一群家将,带刀迎上了踏步的燕一。
只见安胖子,瞟一眼门外血液满地,怒视燕一大喝道,“燕一统领,无故杀本将府中家将,是何道理!!”
“本将奉陛下之命行事,尔要道理便去寻求陛下解答!”燕一脚步一停,淡漠的盯着安胖子。
“陛下患疾,时而才能清醒,本将如何去问?”安胖子胖脸一抖,阴阳怪气声的说道,“该不会是尔等假传圣令,想要霍乱我大唐吧!”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三百五十六章 安胖子的無力鑒賞
“来人,记录安将军之言,承报给陛下。”燕一金色面具下的双眸,不屑的眨眨。
再次开口道,“跟录,安将军闭门违抗旨令,府中藏有数千兵甲,意图不明。”
“燕一你竟敢胡言乱语污蔑本将!”安胖子听闻燕一的话,气怒的跳脚,当即举刀直指。
安胖子那里不知道,燕一可是身兼不良人教头之位。
而不良人属于谁?
那是属于李隆基个人的机密组织,凡是百官与民间有任何异常情报,都会记录承报给李隆基。
不管真假,只要上报,李隆基必会关注一番。
虽然现在李隆基患有重疾,可是这不是还没死吗?
要是被治疗好了,看到龙武卫中的不良人所记录今日之事,他安胖子岂能好过?
想起这个。
安胖子怒气更盛!
因为他在不良人中的暗子,就是被燕一几人一一剔除了。
搞的他现在,不知不良人中的信息,使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束手束脚,难受不已。
“跟录,安将军持刀对抗,态度豪橫,不知其意图。”燕一看着眼前的刀,连眼皮子都未动一下,只是淡漠的开口。
“该死!!”安胖子气的想要杀人,他没有想到燕一居然不跟他硬刚,反而是不断捅软刀子。
深吐一口气,安胖子强忍杀意,放下自己的刀,意有所指的轻喝道,“燕一,你所来目地本将已知晓。你此番豪橫的做法,难道不怕激怒群臣,让尔无容身之地吗!”
“记录,安将军除持刀之外,还出言威胁龙武军,并且意有煽动群臣,再有不肯让出前路,让龙武军查其府中是否藏有贼人,不知其意图!”燕一一个字都未听入耳,而是目视一圈安胖子四周。
见到有好几名朝臣的身影,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本…本将…燕一,尔直娘贼也!”安胖子是真的气得发抖,浑身肥肉哆嗦着,双眸赤红盯着燕一,破口大骂!
“记录,安将军失智,时而怒时而笑时而哆嗦,意恐有脑疾,望陛下明查。”燕一依旧冷如冰,没有因为安胖子的骂言,而让其情绪有所波动。
“你娘的才走脑疾!”安胖子再次怒骂,对于燕一这种软硬不吃的人,安胖子感觉好无力。
特别是今日记录这么多事情,他安胖子十张嘴都说不清。
准备再次开口时,身后挤出一名家将,对着安胖子隐晦的微点头。